画家有时候也让我想起另一个生意上的朋友

曾经有个朋友对我说,开车还需要考到驾照,但结婚生孩子却不需要任何执照,所以导致了很多人的不负责。
从某种层面上看,他并没有错。
任何事情,比如婚姻,比如生子,都需要当事人的理智、素养、文化、道德和责任等各种无形资产的培育和种植,而这种无形的资产是看不见摸不着,甚至不为一般人理解的。
很多时候,婚姻的失败,看似外遇,但实际上却往往是当事人缺乏或者忽视无形资产的一种表现。

事情发展的越来越离谱,画家的老婆已经把画家的外遇告诉了画家签约的画廊老板,画家的客户,画家的买家等等工作有关的人士。
因此,画家的处境越来越难,一度几乎都无法卖画,也没有人愿意跟他老婆纠缠再上门买画。

N年下来,画家的婚姻名存实亡,像一个风雨飘摇的茅舍摇摇欲坠。如果那天轰然倒塌了的时候,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舒了口气。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再议论这个婚姻的谁是谁非,惨痛的是当事人,已经淡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被所有人的人逐渐遗忘,成为往事,成为流水,成为遗迹。

画家的心理非常沮丧。失去情人的温柔已经让他难过伤心,老婆的蛮横更加让他难堪。
他一蹶不振,几乎画不出新的画作来,事业一度搁浅。

如果画家的太太住在美国,我大概会建议她看心理医生。因为一个人拖着这么重的感情包袱犹如拖着一个重磅炸弹,有一天爆炸起来,后果难以设想。但是中国人是最不能接受如此的一个建议的,
头脑有问题等同神经病,而神经病是不被朋友乃至社会看得起的。我曾经劝过一个年轻点的朋友将她那明显因更年期而爆发心理问题的母亲送去看心理医生,而被她怨恨,几乎当场反目。

画家的悲剧在于他根本忽视婚姻对象潜在的心理问题,并对她因为心理问题而产生的蛮横和专制步步忍让,怂恿了对方的各种坏毛病的滋生。
而当对方所有的坏毛病使得他无法忍受的时候,以外遇作为抚平内心不满的糖果,背负上一个不负责任的骂名。
而作为画家老婆,她也许根本不具备结婚生孩子的理性和精神条件。像她这么一个从小被母亲的蛮横和专制折磨到精神内心失衡的女孩,如果不能治疗好心理的创痛,她做不到给予别人一个公平关爱的机会,哪怕别人是她的先生和孩子。不是她不要好好对待他们,是她的心理的问题阻止她能够这样做。
一旦,她认为平静的生活被外遇而打破的时候,她本来失衡的心态一下子彻底逝去全部理性的平衡,亲手扼杀了自己本来可以给予或者得到的幸福。

世界上没有完人,但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果我们都能够自知之明,好好对待自己和自己关爱之家人的无形资产的养育,那么这个世界人为的不幸和悲剧是否会少一点?!

于是,一场单向的家庭战争一打就是N年,搞得尽人皆知。每次朋友们提到画家,或者见到画家,都会相互问,他还没离呢?
希望画家离婚已经是朋友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了。

画家的外遇对象亦如此,是一个普普通通、性格单纯的女研究生,画家在美院的学生。
他们两个开始不过是女学生对男老师的仰慕,后来发展成无话不谈的红颜,再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了严重的纸包不住火的婚外情。
其实,男人的外遇一般总是除始于对妻子的点滴不满,当点滴积攒到足够成溪流的时候,这个爆发就以外遇体现出来,尽管这个外遇与男人们当初的心思未必一样。其实,画家的外遇仅仅是寻找一种失落的欣赏,一个从结婚多年的老婆那里得不到的欣赏,而在另一个更年轻的女生那里得到,画家的感激自然就转为相见恨晚了。

作为画家的好友,我一点都不惊讶。对我来说,他的外遇是吃早的事情。
我和画家的老婆仅见过几次面, 但是印象深刻。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饭局上,
她就对几乎是陌生人的我大讲特讲她小时候感情坎坷,因为母亲在家里的独裁而造成的缺少家庭温暖的畸形心理等等一般人是不会与素昧平生的人讲的心里话。
我想这些往事积压在她心里越久,她的感情闸门的压力就越大。

画家的外遇第一次在朋友圈子里面掀起波澜的时候已经是N多年前的事情了。婚姻外遇在当时跃入时髦前卫的上海已经是见怪不怪,
大家奇怪的只是画家这个性格平静和顺,受制于老婆管理多年的人居然也出轨了。

画家真的以为自己爱上了女学生,毕竟结婚多年,他已经感受不到来自另一个性别的柔情似水的温柔。
而这个温柔一旦出现在生活里时,就像一块鲜艳娇嫩,甜蜜无比水果,画家自然不忍放弃。

画家说,为了他爱的女儿,
他不要离婚。另外,他被老婆多年灌输的负疚心理每次都在打算离婚的念头一冒出来的时候大发,而做不出离婚的决定。
反之,画家的老婆倒是冻结了全家的全部资金和房产,放在自己名下,画家N年来的生活几乎靠朋友的接济和海外卖画时候,朋友们替他转过来的钱(他的所有银行账户都被他老婆封锁了)。

如此的一场婚姻可以说因为画家的外遇而遭遇了极大的摧毁,但是外遇只是这个婚姻的导火索,而真正毁掉这个婚姻的炸弹却却是画家老婆的咄咄逼人和画家的一忍再忍。
也许,从法律上,这个婚姻还没有瓦解,但实际上,这个婚姻已如风中的沙堡,在多少年的荒寂和失落中已经慢慢消融。
而这个婚姻中牵涉的三个人,画家,老婆和女儿都遭到了心理和精神的重创。

几经辗转,画家的老婆终于得知了这个消息,她勃然大怒,想当年,画家追求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是她被画家打动而放弃了男友,嫁给画家的。所以结婚之后,她自然有了凌驾于先生的动机,随着时光的转瞬,这个动机被逐渐实现为行动。
画家是属于性格平顺柔和的文化人,对老婆的越位管理一向不予追究,听之任之,直到外遇出轨。

世界上有形的东西往往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比如社会地位,比如房产汽车,比如生活方式等等,
这些东西只要有钱都可以得到。但很多的东西却是无形的无法用金钱来估价,比如感情、婚姻和孩子所带来的幸福感以及价值感是无价的。那些凡是用金钱来估价的感情和婚姻只是淘金的结果,未必会长久,而那些长久也最终幸福的婚姻却是因为当事人重视无形资产的培育的结果。

时间一长,原来周边一直劝和不劝离的朋友们开始怕死画家的老婆,像躲祥林嫂一样躲避着她,生怕她无休无止的诉说。
画家的一个做老板的朋友不甘心,决定以他
做生意成功的三寸不烂之舌来打动画家的老婆,让她放画家一码。于是,
老板请画家的老婆吃晚饭,从晚上七八点开谈,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都没有能说服那个女人。
问题是在长达N多小时的会谈中,
老板几乎来不及说什么,画家老婆神经质地诉苦不停,乃至老板到最后不得不放弃任何想要帮助画家的任何野心。

因为从小母亲神经质的蛮横以及对她父亲和孩子的精神折磨,使得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心里的某些的方开始变态的女人。随着时光的流逝,
她心里的暗影长期得不到专业心理医生的治疗开始像肿瘤一样在精神的深处蔓延,使得她从外型到眼中的神采都给人一种沉闷和压抑感,想起她来,我的眼前飘过的就是一个暗淡冷冰的光影。

画家的收入直线下降,出国参展的机会也因为老婆的监视无法实现。几年下来,画家一家只能靠积蓄来过活。
于是,很多人开始来劝画家的老婆,希望她看在一家人的经济情况上,放画家一码,让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去画画。画家的老婆说,我不管,我要跟他鱼死网破。
我自己不开心,也绝不能让他开心。

相反,画家的性格比较开朗,每次不管是在上海还是纽约见面都神采飞扬的与我开着各种玩笑,左拥右抱,仿佛是许久未见的老情人的感觉。
无庸置疑,画家是一个讨人喜欢的男人,温和平静的性格和慢声细语的生态,根本让人想不到他在家里的卑微地位。
画家有时候也让我想起另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他也是同样的性格温和类型的男人,在家里的地位用他的话说,就是还不如一条狗。
生意人有一个漂亮强势的老婆,在家里压得他处处抬不起头来,地位排在老婆和女儿养的宠物狗之下。就是这么一个在众人眼里绝对好先生的生意人其实外面已经有了情人,我甚至在新天地与他的情人见过一面,是一个从外貌与生意人老婆根本无法相比的普通女孩,但性格却温和醇厚。

没想到,一向老老实实的画家居然出轨,作为老婆的自然不会容忍。
她开始了她的大爆炸,要与画家搞个你死我活。
于是,画家的老婆先是给画家下了死令,与情人一刀两断。
画家被老婆大人的怒气吓坏,只好与女学生洒泪分手,乖乖回到家中。
没想到,浪子回头的画家得到的待遇更是不堪忍受。原来老婆就凌驾于他之上,现在他已经成为了老婆怒气发泄的punch
bag。老婆并没有因为画家的回头而给他一个
重新做人的机会,反之,对他的控制程度更加严密,采取严密监视、四处跟踪等各种间谍手段,让他无法正常工作。
同时,老婆对回家的画家冷嘲热讽,把他的事情跟家人以及画家的朋友四处说,以讨一个公愤,求的自己的心理平衡。
画家的家庭已经不再平静似水,而是冷战与热战夹杂连连,不断升级。
最倒霉的是画家的女儿,面对父母的联绵不断的战争,只有七八岁的她变得越来越不开心甚至古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