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谊对于晓晨是有些了解的

柔柔的晚风轻轻吹过 我的心情平静而寂寞 当我想忘记爱情去勇敢生活
是谁到我身边唱起了情歌当初的爱情匆匆走过 除了伤口没留下什么
你总是在我寂寞流泪的时候 用你的双臂紧紧抱着我 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除非你真的能给予我快乐 那过去的伤总在随时提醒我 别再被那爱情折磨……
当第一次听到这歌声,晓晨就从网络中下载了,并放进自己的MP3,随时都可以听。这是一首很适合他目前心情的歌,觉得这歌词写的就是他自己,写的就是他对生活的感受。有句话说:一个男人故土难离,或者远走他乡,一定与女人有关。的确如此。晓晨带着儿子在远离家乡的沿海某城市工作,不愿让老家的同事同学看到自己曾经的海誓山盟如此经不起风雨,还有年迈的父母那份揪心的关爱。儿子学习很用功,成绩不错,在全市高中全科竞赛中也是名列前茅,这给予晓晨极大的安慰,彷佛自己这一生的努力都在儿子身上得到体现,何况有人说“儿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生活倍增信心。晓晨自己的生意也不错。在一个同学的关照下,开了一间电脑维修店,凭借自己的手艺挣钱,不用再看原来公司老板的脸色了,自己也乐在其中,银行的存款也在慢慢增加。电脑维修店开在市区后街租借的一套3室两厅的房子:儿子一间,他自己一间,然后就是维修间,里面有很多拆开的电脑。儿子早出晚归,中午在学校吃饭;父子二人只能早晚在一起吃。然而,这平静的生活,却泛起了波浪。房东是一位开发廊的女士,每月来收一次租金。晓晨来这里租房子,也是同学介绍的;他感觉老板娘人不错,也经常去那个“丽莎发廊”去理发,二人就越来越熟悉了。老板娘叫王诗谊,熟悉之后,晓晨也就直接叫她诗谊。有一次,晓晨去理发,而发廊的大门却锁住了,上面留有一张电脑打印的字条:因有事外出一周,给大家添麻烦了。欢迎再来!晓晨对诗谊的个人和家庭生活并不了解,但这件事使得晓晨开始关心起来,毕竟诗谊在晓晨的眼里一直就是一个善良的美女。只是由于自己有些自卑,对这样有能力的美女并不敢轻易接触。诗谊回来后,那次收租金时,晓晨将练习了好几天的说辞,一一蹦出:“这几天出去旅游啦?”“没有啦,回老家了。”“哦。家里人都好吧?”诗谊停了半晌,突然大哭起来,倒在晓晨房间内的那张床上。晓晨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想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啊!只能赶紧赔不是了:“对不起,诗谊,是我多嘴了。”又从桌子上拿纸巾递给诗谊。诗谊对于晓晨是有些了解的,虽说是别人介绍来的租客,但如果完全不了解一点底细,不要说收租金,还担心自己会被莫名其妙的事情卷入,或者犯罪入狱什么的。这房子是诗谊自己的全部家当。几年前离婚后,诗谊就开始在这里打拼。刚开始也是租借别人的房子居住,在还是另一位“大姐”做老板时的“丽莎发廊”打工。诗谊的手艺不错,就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勤奋,深得“大姐”欣赏。不久,“大姐”就把“丽莎发廊”转让给诗谊了,而诗谊自己也在当地买了一套3室两厅的房子。为了能够挣更多的钱,诗谊就自己睡发廊,把房子空出来出租。“我想跟你说说我自己的事情,你想听吗?”诗谊觉得晓晨值得信任,才说这番话。“行!行!当然啦,我想听。”然后,给诗谊拿了一瓶矿泉水。原来,诗谊曾经深爱过一个的男人。他不仅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而且谈吐风趣、很有魅力;在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上认识了诗谊之后,两人很快进入热恋期,不到半年就结婚了。然而,男人的悲哀就在于因为有钱,就可以喜欢更多的美女,无论自己的妻子曾经是如何美丽、善良、贤惠。诗谊并没有得到多少财产,因为离婚之前,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早就把大部分财产转移了。诗谊唯一的财富,就是自己的儿子,但对方一直不肯给,理由就是诗谊没有经济来源。诗谊终究还是孤身一人,但这对于她来讲,算是一次新的人生起点。晓晨的故事,说起来也很简单。晓晨与妻子曾经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就结婚,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妻子与母亲的关系十分不融洽,晓晨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这样的家务事,直接导致夫妻关系紧张,最后只好分居。这对“非单身”的男女在感情上的不幸,因为同病相怜,使得他们在精神上可以相互依恋;又因为偶然的相识,命运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使得二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尤其是晓晨得知诗谊十分牵挂自己的儿子,就找到一位法律界的朋友帮忙,让诗谊赢回自己儿子。诗谊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无法带儿子,儿子只好让老家的父母抚养,自己每月去看一次。但这份感激之情,诗谊不知道如何报答。一天傍晚,晓晨做了很多美味的好菜,儿子吃过之后就去学校上晚自习了。因为想到诗谊这几年一直就是吃快餐,自己几乎不做饭,就叫诗谊过来吃,算是一次请客。“应该是我请客才对吧?!只是这些年,我很少自己做饭菜,怕不适合你的口味。”诗谊每次请客,都是在外面的餐馆,比较讲究、豪华。但在“家里”这样的环境中吃饭,是她多年来没有感受到的温馨。“我做习惯了,做起来也很简单,不费事。”晓晨也是胸有成竹,这些年练就出一手好厨艺,让儿子营养充足、精神百倍、身体健康,这才是儿子学习成绩优秀的基础。晓晨和诗谊边吃边聊,不用说,几杯红酒之后,自然就有了肌肤之亲。晓晨是位才子,能够单独开店、独当一面,手艺自然了得;诗谊也算是美女,那份清纯不减当年,这些年的打拼,更使她增添了几分成熟与魅力。如果按照中国人传统的婚姻结构来讲,这应该是不幸之中最好的结果了,似乎可以让双方对未来有一种美好的憧憬。然而,这平静生活中泛起的波浪,却再次被现实生活击退。晓晨的妻子不知什么时候想通了,要与晓晨和好。打听到晓晨居住的地址后,晓晨的妻子就直接来到晓晨租借的房子。一敲门,发现开门的是一位不认识的女人,晓晨的妻子已经明白了大半。她并不甘心,毕竟自己曾经没有能够了解晓晨的内心世界,而让晓晨离家出走,心中有愧;何况在法律上晓晨仍旧是自己的丈夫。“晨,想必你已经看了我给你的信。我还是你的妻子,我可以原谅你的一切。你可以原谅我吗?看在儿子的份上,我们和好吧。”晓晨想了一下,说:“谢谢你的诚恳。你先回去吧。如果我想通了,会回来的。”晓晨的妻子走后,晓晨来到发廊找诗谊,却不见踪影。一个发师递给晓晨一封信,晓晨打开一看:晨,我是真心爱你的,我的身子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如果你想清楚了,就来找我,我不想为难你。吻你!诗谊。这一次,真的让晓晨感到一头雾水。如果说独自一人要爱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是比较简单的,仅仅凭心的感觉;但如果要在两个非单身的女人之间做出抉择,他究竟应该放弃贪婪,还是应该放弃责任;究竟应该去追求新的幸福,还是应该保持家的和睦,晓晨是一筹莫展。他来到海边散步,耳边再次响起熟悉的旋律: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除非你真的能给予我快乐 那过去的伤总在随时提醒我 别再被那爱情折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