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e365:20例患者在接受治疗后出现进展

2016年ESMO大会上,J.Lahmar等人发表了一篇PD-1/L1治疗89例非小细胞肺癌病人的单中心回顾性研究,结果显示:20例患者在接受治疗后出现进展,其中9例在第一次评效时即发生快速进展,进展速率超过了50%,只有一例患者在之后的随访中出现肿瘤回缩,另外8例被作者定义为“超进展”,这是“超进展”第一次走入人们的视野,但因为仅仅是壁报,并未引起广泛关注。

bte365 1

在接受PD-1 / PD-L1抑制剂治疗的406例患者中(63.8%为男性),46.3%(n =
188)为65岁或以上,72.4%(n = 294)为非鳞状组织学,92.9%(n) =
377)在二线治疗或之后接受PD-1抑制剂作为单一疗法。中位随访时间为12.1个月(95%CI,10.1-13.8个月),中位总生存期(OS)为13.4个月(95%CI,10.2-17.0个月)。

图3 OS

2

导读

自从免疫治疗成为万众数目的焦点后,它背后的“黑历史”也不可避免得被挖了出来。一部分患者应用PD-1/PD-L1抑制剂之后,肿瘤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增大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2017ESMO大会上,法国学者Singavi报道了一项多中心队列研究,回顾性收集了5个研究中心从2012年11月至2017年3月期间,242例接受免疫治疗的NSCLC患者的临床和影像学数据,进而评估HPD的发生率,评价指标仍是TGR(肿瘤生长速率)。结果显示:相比于基线,64%的患者接受免疫治疗过程中,TGR下降(ΔTGR≤0),36%的患者TGR升高(ΔTGR>0),40例(16%)患者出现HPD。仅3例患者(1.2%)为确认的假性进展,其中2例最初评价为HPD。研究同时显示:HPD为预后不良因素,HPD患者中位OS仅为3.5个月。

2.一图读懂小O诞生成长史-非小细胞肺癌二线治疗的希望

bte365 2

3.避孕药真的对孩子没有影响吗?不,会增加癌症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3.8%(n = 56)的人群中观察到疾病超进展现象。4.7%(n =
19)的群体中观察到假性进展。

图2 病例

3

与非HPD相比,超进展与患者使用PD-1/
PD-L1抑制剂前存在超过2个转移部位显著相关(62.5%[35/56]vs42.6%[149/350];
P =
.006)。在PD-1/PD-L1抑制剂治疗的前6周内出现HPD的患者与疾病进展的患者相比,OS显著降低(中位OS,3.4个月[95%CI,2.8-7.5个月]
vs 6.2个月[95%] CI,5.3-7.9个月];风险比,2.18 [95%CI,1.29-3.69];
P = .003)。在59名符合条件的化疗患者中,3名(5.1%)被归类为HPD患者。

随后《Lancet》杂志发表评述文章,把“超进展”比作了阿喀琉斯之踵。阿喀琉斯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描绘特洛伊战争第十年参战的半神英雄。因出生后被母亲从命运女神处得知他将会战死,于是用天火烧去凡人部分的躯体用神膏恢复,在即将完成时被珀琉斯发现而中断,所以留下脚踵,全身刀枪不入,诸神难侵。阿喀琉斯之踵,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后来在特洛伊战争中被人射中致命,现在一般是指致命的弱点,要害。

2017年WCLC大会上也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与单药化疗相比,PD-1/PD-L1抑制剂治疗的晚期NSCLC患者是否观察到HPD,以及治疗与HPD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该研究近日发表于JAMA
Oncology杂志上。

4

不久之后,Stephane
Champiat等人第一次将“超进展”现象系统完整,描述详细的发表在《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杂志上,这才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文章报道了131例接受PD-1/PD-L1抑制剂患者的治疗情况,12例患者(9.1%)发生HPD,且HPD与年龄显著相关,相比于65岁以下患者,65岁以上患者更容易出现HPD,结果有统计学差异,研究同时指出:HPD与肿瘤负荷,治疗线数无相关性,PD-1抑制剂和PD-L1抑制剂在导致HPD发生方面也无明显差异。

研究结果表明,HPD在PD-1/PD-L1抑制剂中更为常见,并且与PD-1 /
PD-L1抑制剂治疗的患者的高转移负荷和预后不良相关。
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HPD中涉及的分子机制。患者和临床医生应该意识到要正确选择最佳治疗并仔细监测疾病的演变。

原标题:揭密 | 免疫疗法背后不寻常的进展

这种现象被定义为疾病超进展(hyperprogression
disease,HPD),是相对于“进展”而言,目前并无标准的定义。综合目前的文献,HPD被定义为治疗后肿瘤反常的加速生长,包括:(1)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第一次评价时进展,或至治疗失败时间(TTF)<2月;(2)肿瘤体积增加>50%;(3)肿瘤增长速度(TGR)增加>2倍。

责任编辑:

1.柳叶刀子刊 | 10年随访结果再添实锤,这部分患者无需腋窝淋巴结清扫

在这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中,纳入了2011年8月4日至2017年4月5日期间406名接受PD-1/
PD-L1抑制剂治疗和单药化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计算治疗前和治疗期间的肿瘤生长率(TGR)和每月变化(ΔTGR)。超进展性疾病被定义为在第一次评估时疾病进展,ΔTGR超过50%。主要终点是评估接受IO或化疗的患者的HPD率。

2017年3月,《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杂志发表了一篇详细描述个案情况的文章。KATO
等学者报道了155例肿瘤患者接受PD-1/PD-L1抑制剂治疗,6例患者(3.8%)发生HPD,并且通过分析,初次指出:MDM-2扩增和EGFR突变可能是潜在的与HPD发生相关的分子改变机制。

6

图1 定义

5

1

随着对免疫治疗研究的深入,我们相信这些隐藏在光明背后的问题将会逐一破解,时间终会告诉我们答案!

bte365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