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伤寒而汗之

头痛恶寒,身重疼痛,有似伤寒,脉弦濡则非伤寒矣。舌白不渴,面色淡黄,则非伤寒之偏于火者矣。胸闷不饥,湿闭清阳道路也。午后身热,状若阴虚者,湿为阴邪,阴邪自旺于阴分,故与阴虚,同一午后身热也。湿为阴邪,自长夏而来,其来有渐,且其性氤氲粘腻,非若寒邪之一汗即解,湿热之一凉即退,故难速已。世医不知其为湿温。见其头痛恶寒身重疼痛也,以为伤寒而汗之,汗伤心阳,湿随辛温发表之药,蒸腾上逆,内蒙心窍则神昏,上蒙清窍则耳聋,目瞑不言。见其中满不饥,以为停滞,而大下之,误下伤阴,而重抑脾阳之升,脾气转陷,湿邪乘势内溃,故洞泄。见其午后身热,以为阴虚,而用柔药润之,湿为胶滞阴邪,再加柔润阴药。二阴相合,同气相求,遂有锢结而不可解之势。惟以三仁汤轻开上焦肺气,盖肺主一身之气,气化则湿亦化也。湿气弥漫,本无形质,以重浊滋味之药治之,愈治愈坏,伏暑、湿温,吾乡俗名秋呆子,悉以陶氏六书法治之,不知从何处学来,医者呆反名病呆,不亦诬乎?

〔银翘马勃散方〕辛凉微苦法。

甘澜水八碗,煮取三碗,每服一碗,日三服。

45.湿温喉阻咽痛,银翘马勃散主之。

枇杷叶二钱,郁金一钱五分,射干一钱,白通草一钱,香豆豉一钱。

〔清宫汤去莲心麦冬加银花赤小豆皮方〕

|<< << < 1😉
2
>
>>
>>|

杏仁五钱,飞滑石六钱,白通草二钱,白蔻仁二钱,竹叶二钱,厚朴二钱,生薏仁六钱,半夏五钱。

《金匮》谓喘在上焦,其息促,太阴湿蒸为痰,喘息不宁。故以

肺主气,湿温者,肺气不化,郁极而一阴一阳(谓心与胆也)之火俱结也。盖金病不能平木,木反挟心火来刑肺金,喉即肺系,其闭在气分者即阻,闭在血分者即痛也,故以轻药开之。

46.太阴湿温,气分痹郁而哕者(俗名为呃),宣痹汤主之。

47.太阴湿温喘促者,千金苇茎汤加杏仁、滑石主之。

〔宣痹汤〕苦辛通法。

〔三仁汤方〕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

右杵为散,服如银翘散法。不痛但阻,甚者加滑石六钱,桔梗五钱,苇根五钱。

44.湿温邪入心包,神昏肢逆,清宫汤去莲心、麦冬,加银花、赤小豆皮,煎送至宝丹,或紫雪丹亦可。

犀角一钱,连翘心三钱,元参心二钱,竹叶心二钱,银花二钱,赤小豆皮三钱。

再按:湿温较诸温病势虽缓而实重,上焦最少,病势不甚显张,中焦病最多,详见中焦篇,以湿为阴邪故也,当于中焦求之。

43.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舌白不渴,脉弦细而濡,面色淡黄,胸闷不饥,午后身热,状若阴虚,病难速已,名曰湿温。汗之则神昏耳聋,甚则目瞑不欲言。下之则洞泄。润之则病深不解。长夏深秋冬日同法,三仁汤主之。

连翘一两,牛蒡子六钱,银花五钱,射干三钱,马勃二钱。

上焦清阳膹郁,亦能致哕,治法故以轻宣肺痹为主。

湿温着于经络,多身痛身热之候,医者误以为伤寒而汗之,遂成是证。仲景谓湿家忌发汗,发汗则病痉。湿热相搏,循经入络,故以清宫汤清包中之热邪。加银花、赤豆,以清湿中之热,而又能直入手厥阴也。至宝丹去秽浊,复神明,若无至宝,即以紫雪代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