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e365:被送到刘芳工作的医院

命运无情

刘芳退休以后,没有了工作中的紧张忙碌,她觉得生活平淡无聊,于是她想做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去学跳舞,既热闹又锻炼了身体。

刘芳到老年大学的舞蹈学习班报名,在那里意外地遇见了凌芸。

凌芸的丈夫十年前因遭遇意外车祸身受重伤,被送到刘芳工作的医院,虽然医务人员想尽了一切办法抢救,仍无力回天,凌芸闻讯赶到医院时,她丈夫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她看到了被白布遮盖的丈夫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直接就晕倒在病床前。刘芳那时已经是个医疗经验丰富的大夫,她帮助凌芸苏醒过来后,白芸只睜着空洞无神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对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反应。

刘芳看着白芸十分美丽的容颜,心里觉得很难过,她知道凌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难以接受,仼何安慰的语言对她来说也都不会产生效果。但是人的各种情感如果不能通过正常的管道宣泄,无疑会带来精神上的隐患,特别是在凌芸的踫到这种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在凌芸离开医院时,刘芳开了一张处方,叮嘱她一定要按处方医嘱治疗。

凌芸怔怔地抓着处方,直到回到家中才打开来看,上面写着五个字:
哭出来,好吗?
凌芸紧紧地盯住那几个字,终于流出了眼泪,放声痛哭了一场。此后,他们就成为了并不经常往来的朋友。

每次看到凌芸,刘芳都要感叹老天的不公平,它把可以使女人美丽的一切都给了凌芸。凌芸的肤色外貌身材均无可挑剔,但她并不像许多漂亮的女人那样似一朵刺人的玫瑰。她很少笑,脸上永远是恬静温和的表情;
她的美是那种超凡脱俗的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来到了红尘,时间似乎在她的身上也停止了流动。

但是,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给了她美丽,却又让她早早失去了相依相偎的丈夫,她独自一人撫养大了女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还是单身。

两人不约而同使她们相视一笑,就开始挑选合适的舞蹈班。接着,刘芳就不禁感到今天真是个故人相会的日子,因为她在舞蹈班老师的名字中看到了“麦杨子”三个字。

刘芳指着这个名字对凌芸说: 我们就选他做老师,好吗?

凌芸当然不会反对,问她: 他是你的熟人吗? 名字倒挺怪的。

刘芳答道:
他曾经是我的邻居兼同学。他的父亲是大学里的文科教授,母亲是中学的音乐老师。夫妻俩中年得子,视若珍宝,给孩子起名字时互不相让,坚持己见,最后只好取了双方的姓,公平和理。

凌芸笑道:
如果再生一个女儿,就叫麦杨女,可以凑成一个“好”,这对夫妻挺有意思。

刘芳说:
他们是对恩爱夫妻,孩子名字起好后,母亲洋洋自得,因为人们叫名字常常会忽略姓,这样叫杨子的机会就大大多于麦杨子。母亲还说儿子一定会陪她多些,没想到一语成谶。文革刚开始,他的父亲在批斗游街时,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颗流弹击中,就这样惨死了。大学里的造反派冷酷无情,很快就把他们母子俩轰出了学校宿舍,这样他才和我成了邻居。

说到了这些往事,刘芳的表情沉重起来。一席话,让淩芸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在文革中的悲惨状况,不由得对麦杨子产生了同情之心。

刘芳又讲起了他们从前的事情:
麦杨子从小就喜欢跳舞,没料到现在真的成了舞蹈专业人士,他母亲可是一直希望他能子承父业的。

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玩的还有一个叫李少芬的女孩,李少芬就像是麦杨子的跟班,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麦杨子一点也不喜欢她,可是不论怎么骂她,她都要跟麦杨子玩,后来竞然还真的嫁给了他。

凌芸更觉得好奇: 麦杨子为什么要娶一个他并不喜欢的人为妻呢?

刘芳说:
麦杨子的初恋情人也是在跳舞时认识的,那时他不过二十岁出头。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两人被称为舞场上的金童玉女,亲亲热热地谈了两年恋爱,后来一不小心,女方闪电般嫁给了部队一个身患重疾的高干子弟,抛弃了麦杨子,使麦杨子深受打击。

几年后,麦杨子母亲患脑溢血瘫痪在床上,麦杨子根本不知道怎样去护理母亲,而李少芬从小没有父亲,跟着母亲一起照顾弟弟长大,做家务十分能干。李少芬看准了机会,主动追求麦杨子,麦杨子无奈之下,也只能娶了李少芬回来服侍母亲。

后来为了工作方便,我把家搬到离医院较近的地方,就没有他以后的消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