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人是他的情人

落叶之情

三十八年前,刘芳在护士学校毕业后,在市里的一间医院上班,年轻的她精力旺盛,对工作充满了热情。那时,由她护理的病房里住过一位40多岁,名字叫做钟广明的男人。没多久,刘芳就知道了这是个生命濒临终结的病人。

细心的刘芳注意到,在男人住进医院的初期,有两个女人经常来探望他。一位是与病人年龄相仿的中年女子,另一位是看起来20多岁的年轻女人,两个女人似乎很有默契,从不会在医院里踫面。中年女士在午餐时会送碗汤过来,病人喝完汤就走,几乎不说一句话
; 年轻女人则是晚饭后来,两人常常依偎在一起,有说有笑,显得十分亲热。

随后在病房里一起工作的老护士告诉刘芳,那中年女士是病人的妻子,年轻女人是他的情人,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小三。这时刘芳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对两个女人的态度截然不同。

这种情况很快就有了改变。

病人是因为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一直他都认为自己并没什么大病,只不过是身体过度透支而晕倒。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病人就被确诊是晚期肝癌,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钟广明在得知病情后精神很快崩溃了,当然身体也就立刻进入了衰竭状态,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他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应该安排后事了。

他先把情人唤到了病床前。

他虚弱地把手举起来都显得十分吃力,那深情凝望的目光却像是在抚摸着她的脸,他微微颤抖着手,把一片枯黄的树叶递给了她。

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落在你头上的树叶,它象征着我们美好的爱情,我一直珍藏至今,现在我要离去了,把它留给你,希望你象珍藏我们的爱情一样对待它,我永远爱你。说完,他似乎累了,闭上了眼睛。

情人接过了树叶,走了出去。一阵秋风袭来,吹走了她手中的那片树叶,她望着那片被秋风卷走了的树叶,越飘越远,慢慢落到了地面,和其它枯萎的树叶混在了一起,她明白那片饱含着爱情的树叶,和其它树叶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妻子也走了进来。

他用眷恋的目光看着妻子,把手中的存折交给了妻子,说:
这是我的全部财产,留给你,养大我们的孩子,好好生活。

妻子低垂着眼脸,默默地接过了存折,心里想:
我当然要好好生活,你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也没有把我放在前面。自从你出轨以后,就没有和我说过一句多余的话。多少个夜晚,我忍受着烈焰灼心、冰水浸肤的痛苦,流干了眼泪,如今你要走了,才想到你还有妻子和孩子。

妻子淡淡地对他说: 你放心,我一定会和孩子好好地生活下去。

这次他真的累了,他不是傻瓜,会感觉不出妻子的冷漠,他的眼角慢慢渗出了泪水。

在他人生的最后一段日子,情人再也没有出现。妻子也仅是礼貌性地来探望他,他当然也无法再喝进去仼何汤了。

钟广明就算有再多的掙扎抗争,再多的不忿悔恨,在死神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在医院里住了二十五天后离开了人世,可是一双眼睛却仍然睁得大大的,没有闭上。

……

刘芳第一次目睹了一个生命的消失,她亲手送走了病人。以后她在医院里工作了30多年,送走了不少绝症患者,但是没有一位病人是从确诊到离世只存活了不到两个星期。

钟广明去世了近9个月后的一天,刘芳听说妇产科有一位产妇遗弃了一位女婴。她想起了母亲经常在她耳边唠叨的事
:
帮结婚多年都没有生育的远房表姐捡一个身体健康的孩子。她赶紧到产科,在看到了那个女婴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到了那个做情人的年轻女人。

刘芳的表姐与表姐夫都是普通的工人,家庭的经济状况很是一般。刘芳和母亲一起把那个弃婴送到了表姐家里,从此就再未去过表姐家,只是后来听母亲说过,表姐夫给那个孩子起的名字是胡彩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