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的所有自由来选择你的人生

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最后有那么几段话。“她不能使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看上去象一位老人,头发变灰了,今非昔比了,不在于从医生变成了司机,而在于不再年轻了。”“托马斯,你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我的错,由于我的错,你的句号打在这里,低得不可能再低了”“你没注意到我在这里很快乐,特里莎,追求事业是愚蠢的,我没有事业,任何人也没有,认识到你是自由的,不被所有的事业束缚,这才是一种极度的解脱。”这些文字很有冲击力,道出了女性感性的高点和男性理性的高点。特里莎从相对自由的苏黎世回到相对专制的布拉格,表面上是想念自己的母国,其实是感情上用自己的“软弱”报复托马斯对自己的不忠,那个经常半夜回来,头发上带着其他女人下体味道的男人。但就是这样的男人,放弃了自己的医生事业,跟着自己回到了相对专制的布拉格,最终无怨无悔地当了一个农民司机。这一切表明,忠不忠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托马斯是爱她的,这就是她想要的爱情!就在那一刻,她觉得她是有爱情的,她所有的压抑瞬间得到了释放,感情上她满足了,一切都无所谓,那就是她感性的高点。而托马斯为了那个如婴儿般躺在摇篮里随水流漂到自己身边的女人,放弃了医生事业,以为一切如同他喜爱的贝多芬的钢琴曲里的“非如此不可”,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非如此不可”呢,社会的道德,宗教还是人性呢?最终的答案却是人生并非“非如此不可”,那是自己人生的自由选择,他可以选择留在苏黎世,也可选择回归布拉格,那是内心的选择,没有任何牵强,因此心灵上是放松的,生活是快乐的。这也突出了男性理性的高点,用自己所拥有的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那便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如果生命有意义,那就是,不忘初心,追求自由。自由是无限的,但带着锁链的,想想你需要什么样的自由,然后努力去打开自由锁链去拥有那样的自由,然后用追求到的,拥有的所有自由来选择你的人生,那便是生命的全部。一个朋友说:当年她可以出国的,但她舍不得父母,选择了留在父母身边的生活。我为她庆幸!人生是单行道,没有可比性,更加说明了自由选择的重要性,人生并非社会道德,宗教或者其他下面的“非如此不可”,要知道自由本身高于这一切,一定要细细思考,选择自己内心最想要的,然后这样的人生才是“月光如春风拂面”的无悔人生!11/14/20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