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尽气散

余友薛文煌,字朗斋,通州人,素知医,道光十年二月,因赴山东,来舍辞行,闲谈言及古人论生血之源,有言心生血、脾统血者,有言脾生血,心统血者,不知宗谁?余曰:皆不可宗。血是精汁入血府所化,心乃是出入气之道路,其中无血。朗斋曰:吾兄所言不实。诸物心皆有血,何独人心无血,余曰:弟指何物心有血?曰:古方有遂心丹治癫狂,用甘遂末。以猪心血和为丸,岂不是猪心有血之凭据?余曰,此古人之错,非心内之血,因刀刺破其心,腔子内血流入于心,看不刺破之心,内并无血。余见多多。试看杀羊者,割其颈项不刺心,心内亦无血。又曰:不刺心,何死之速?余曰:满腔血从刀口流,所以先流者速,继而周身血退还腔子,所以后流者迟,血尽气散,故死之速。如入斗殴破伤,流血过多,气散血亡,渐至抽风,古人立名曰破伤风,用散风药治死受伤者,凶手拟抵,治一个,即是死两个。若明白气散气亡之义,即用黄耆半斤、党参四两,大补其气,救一人岂不是救两人?朗斋点首而别。

医林改错》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