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思表姐说

bte365 1bte365,我的表姐芮思是我大姨家的孩子,长的特像上面照片里的女人。芮思表姐今年四十一,但看上去也就30岁,甚至更年轻。她长的很美,二只美丽的大眼睛清澈见底,明亮纯净。直直的鼻子,线条优美棱角分明的嘴唇。尤其是她的表情,总是那样的单纯真诚,看上去没有那个年龄的女人多数都有的世故和圆滑,有几分成熟,也有几分简单。我想,是不是表姐芮思之所以看上去那么年轻,是因为她单纯的心思呢。表姐家里姐妹三个,她和双胞胎妹妹是老二,奶奶是旧时代的人,一直想抱孙子,可是没等到孙子就去世了。她的母亲也喜欢要个男孩子,芮思和双胞胎妹妹不仅不是男孩子,还一下子来了二个女孩,所以芮思表姐和妹妹从小似乎就不那么被待见。记得芮思表姐说,她和妹妹刚刚一岁的时候就被送去一个农村的远房亲戚家里,后来听说那个所谓的远房亲戚只是芮思父亲在文化大革命去农村锻炼改造的时候,认的一个干娘而已。在那个年代的农村,生活条件很是恶劣,而那位干娘的家里据说有好几个孩子,哪有闲功夫特别关注芮思表姐和她的妹妹。期间大姨是去看过她们姐妹的,也买了那个年代比较奢侈的饼干,可是因为干娘家孩子多,大姨带去的饼干几乎都被干娘的孩子一抢而空。所以后来芮思表姐说,她和妹妹几乎就是靠天养着在农村活到了四岁,才被接回来。大姨接回她们姐妹俩,在家门口就脱光了她们的衣服,剃光她们的头发,因为芮思和妹妹的衣服头发上满是虱子。。。大表姐因为是第一个孩子,所以备受关心,从小就事事占先,芮思表姐和妹妹被送到农村期间,大表姐更是家里的宠儿,欺负刚刚回来的芮思表姐和妹妹成了她一贯的行为。芮思表姐和妹妹回来的时候,惊见屋里的床上躺着一小小的婴儿,原来母亲终于给家里添了一个男孩,芮思和妹妹在床前看着熟睡的小弟弟,内心竟也都是喜欢了。芮思表姐和妹妹从农村回来的时候只有四岁,而四岁的姐妹俩已经开始拉着彼此的小手去给刚出世不久的弟弟打牛奶去了。路不算远,据表姐说大概来回至少也需要半小时的。我惊叹那时候的孩子很能干,能力的锻炼也就从小开始了。给弟弟打牛奶一直到芮思表姐七岁,弟弟三岁了,因为家里四个孩子,大姨也忙活不过来,这个时候,芮思表姐就开始做家务了。开始的时候是跟大姨学着煮饭,摘菜,后来慢慢的做饭做菜的事就都落在了芮思表姐的身上。她和妹妹一起在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做饭做菜,洗衣服,收拾屋,买菜,等等。小时候我见过多次芮思表姐小小的身子坐在一个大盆的前面,用洗衣板搓洗着大人孩子的衣服,然后跟妹妹一起抬着大盆,去公共水井那里漂清衣服,再抬回家晾在院子里长长的绳子上面。秋天的时候,芮思表姐和妹妹会板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小手拿着菜刀在收拾秋菜,砍好了码起来再端到屋子里去,记得芮思表姐有一次到我家来,我看见她的手又红又粗,还有几道裂口子。当时我只是觉得那些裂口子会很痛。我母亲给表姐的手上涂抹了凡士林,把她的手放在暖水袋下面,让凡士林慢慢融化浸入表姐的手部皮肤里,芮思表姐忽然就流下眼泪,母亲摸着她的头,怜惜的看着她,芮思表姐只说,手有些痛痒而已。芮思表姐从七岁开始一直做家务,转眼间上了初中的表姐有几个同学,她经常在上学前找她们一起走。有时候到了同学家里,见到同学的父母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充满宠爱的叫着还赖在床上没起来的同学,同学有时候还会跟着父母撒娇几句,芮思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心想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幸福的时候。在表姐的记忆里,父母从来没有拥抱过她。初中三年的时候,芮思表姐班上的体育委员,一个小男生,在新学期重新排座的时候跟芮思表姐同桌了。芮思表姐那时候性格沉静,有时候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那位小男孩经常帮助表姐拿热好的饭盒,一群男生女生中午凑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那位小体委经常回过头看表姐,表姐注意过好几次。那时候的芮思满脑子都是今天回去做什么饭,衣服洗了没有,同学们的逗趣欢笑似乎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有一次下大雨,芮思表姐没有带雨伞,但是她也不敢耽搁怕误了做饭,就顶着大雨往回家走,这时候那个小男孩忽然从后面追了过来,他拿着一块塑料布,挡在表姐的头上。芮思表姐满脸的雨水,那个小男孩什么也没说,把塑料布给了芮思,自己就跑了。谁知这个事被同院的小伙伴看到了,后来也被爸爸知道了,爸爸叫过芮思,厉声训斥了她,她平生第一次被骂
“不要脸”,而且是被自己的父亲骂的。芮思表姐说,她回忆起“不要脸”三个字,至今心都疼痛。所以,虽然芮思表姐相貌美丽,心地善良,温和老实,可是内心充满了自卑和怯懦。后来我们都长大了,芮思表姐和我们家一起搬到另外一个区,我们住的很近。那时候芮思表姐忙着高考,虽然住得近,但是也不是经常可以像小时候住一个院的时候有那么多机会一起玩了。后来表姐考入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医生。再见芮思表姐是在她的婚礼上,雪白的婚纱更显得芮思表姐的美丽优雅。只是她的表情忽而高兴忽而又显得落寞。当时大家都很忙谁也没有注意这些,是表姐夫的一个搞摄影的朋友,特别善于抓拍,我是从那些照片里发现的。当时有点不太明白,结婚对于彼此相爱的人来说是一个多么幸福高兴的时候,表姐如何会显得有点落寞?但是也只有少数几张这样表情的照片而已,我当时看着那几张照片,宁愿相信是不是女孩出嫁的时候内心或许都有点复杂。。。芮思表姐结婚之后我去看过她几次,他们那时候跟公婆住在一起。表姐的公婆看起来蛮有知识文化,气质也很好,对我也很礼貌热情。我对他们的印象很好。有一次我看过表姐要回去了,芮思表姐一定要送我。我不让,说天已经晚了,不用送了。表姐夫也拦着不让送,可是芮思表姐一定要坚持送我,我们看再不让她送,她都要哭了的架势,就让她送我出来。或许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吧,芮思表姐跟我的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弟差不多。她这一路上跟我聊了很多,那些话好似压在她心里很久了似的。她说到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公婆,以及她自己的内心感受,说了很多很多。从她的话里,我忽然明白了表姐对姐夫有的那种感情不是爱情,说是亲情或者友情似乎更恰当。比如说,她对表姐夫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像一个母亲一样,从吃到穿,到日常照顾,事无巨细,甚至给姐夫雨天送雨伞,赶上姐夫晚班,她还做好了饭给他送去,在他生病的时候喂他吃饭,喂他喝水的时候,像我自己小时候病了,我母亲喂我喝水吃药之前,要先试一试水烫不烫一样,芮思表姐就是这样对待姐夫的。但是她对夫妇之间的其他方面的事情却十分抵触反感。公婆表面看起来很客气,很礼貌,实际上经常让表姐很难受,尤其是婆婆。比如表姐夫下班回来如果先进了自己的房间,父母就会不高兴,说他娶了媳妇忘了爹娘。每次表姐夫不在家,家里只有芮思和婆婆时,婆婆就会不知什么原因的摔盆摔碗,吓的表姐躲在自己屋里不敢出去,紧张到口干手凉,在屋子里强挺着弹琴放松一下紧张心理,但是弹琴没有一点用处,她只好穿上大衣去外闲逛。她经常一个人落寞的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目光无神,神思恍惚。我问她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诉表姐夫,表姐说,姐夫一回来,婆婆马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芮思表姐嘘寒问暖,十分热情,所以她一跟姐夫说婆婆背后的表现,姐夫不仅不信,反而说芮思表姐庸人自扰,心地不善良,在背后说婆婆坏话。有一次婆婆又当着芮思的面摔东西,嘴里还不满的嘟囔着什么,正在这时表姐夫回来了,婆婆马上变脸为一副十分关心表姐的样子,表姐实在受够了,忍不住发火了,揭穿婆婆的把戏,婆婆马上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上去拉芮思表姐的手假装要解释,表姐怒不可遏刷开她的手,婆婆却对表姐夫说,“你看看她都要打我。。。”
表姐夫十分恼火,当着婆婆的面训斥芮思表姐。芮思表姐十分委屈,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姐夫甚至没有出去追她,当时天都已经黑了。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芮思表姐感觉很难受,有一次她对姐夫说,如果他们不搬出去住,就离婚吧。表姐夫这才同意搬出去了。可是他竟然找了个出租的房子。当时芮思表姐想,或许暂时先住着,等有了合适的房子他们自己就买了。尽管出租房里冬天时厨房都会结冰,可是芮思表姐或许是小时候吃过苦受过累吧,也没有抱怨什么,依然在那样的生活环境里等着他们有一天能搬进温暖舒服的房子里。她自己在冰冷的厨房里忙着做饭,没有洗衣机她就手洗所有的衣服,甚至被套那么大件的东西,但是她仍然满怀希望有一天能住在温暖的新房子里。可是这一等就是二年。后来芮思表姐怀孕了,就是那样,表姐依然在早上去早市买菜,挺着大肚子拎着满满一筐的菜往回家走,邻居见了都说她这样很累,也很危险,有时候见表姐夫下楼接她,邻居们都数落他不该让表姐这么大的肚子还出来买菜。表姐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过表姐手里的菜筐,还不忘抱怨她几句,说她不用买菜,可是他自己也不买啊。芮思表姐后来说,在他们的婚姻生活里,无论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她从没有听过姐夫说过一句赞美她的话。为此我跟表姐夫谈起过,表姐夫的解释是,表姐长的那么漂亮,不能再给她优越感了。。。当时我真想骂他不是个男人。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芮思表姐忽然就觉得自己的心不在这个家了。她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她所期盼的,至少是丈夫的理解和爱护。芮思表姐说,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三心二意,心灰意冷。每天带孩子的累,苦,不知道是增加了她的苦恼,还是减轻了她的苦恼。孩子那时候缺钙,经常哭闹,在很久表姐一个人带着支持不住了的时候,表姐夫说他可以负责夜里十二点之前,十二点之后表姐就负责了。听到这里,我真为表姐感觉心痛。。。孩子慢慢大了,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表姐也逐渐变了。由于长期劳累,休息不好,表姐很瘦,一米六四的个子,体重不到一百斤。但她总是那样一丝不苟,精致美丽。只是她表情淡漠没有精神,让人感觉到一种忧郁和落寞。听芮思表姐说,她一直跟姐夫不愉快,吵嘴,生气伤心,姐夫从来不肯忍让她,却经常监视她,甚至去电信营业厅打印表姐的电话记录,虽然一无所获可是他仍然忙活的不亦乐乎。再后来他们经常吵架吵的不可开交,为了一点芝麻小事都能吵起来,原有的那么点亲情也吵没了。孩子十岁的时候他们还是离婚了,表姐坚决要孩子,自己带着。表姐夫给抚养费,经常来看孩子,他们似乎也不那么吵了,也吵不动了吧。芮思表姐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上班,很是辛苦,但是她总是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齐,自己也精致美丽。只是脸上那一抹落寞和不易察觉的忧郁成了她惯有的表情。日子这样一月一年的过着,去年的时候,听说表姐恋爱了,对象是她的同学,那位同学的妻子不幸病逝,她是经过班里另外一名同学的撮合跟这位男同学接触的,这位男同学对芮思表姐非常好,百般的不放心她,似乎没有了他,表姐都会走丢的感觉。至今他们发展的很顺利,今年四月份回国的时候再次见到芮思表姐,她的脸上满是平和幸福,依旧美丽妩媚,我跟她一起吃了饭,感觉她比之前更加美丽,平和,优雅,端庄。她修饰的干净整齐,微笑着说这次我可以放心她了,是的,很希望她这次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在想,当初表姐结婚的时候,她和表姐夫真的相爱吗?。。。如果真的相爱,感情怎么如此没有点起码的韧性和包容?婚姻到了那样没有任何疼惜的份上,为什么还要坚持?芮思表姐的单纯善良,隐忍退让,在人生里的任何时刻,真的是好事吗?而她最近的这段恋爱,那位男同学有着一定要娶芮思表姐的决心的,只是表姐错过的那些青春,是为了更好的遇见现在的爱情吗?我希望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