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進雨中

她身邊多了一個小人兒。

二十多年過去了,她和他再也沒見過麵。後來,從那個虛擬的世界裏輾轉傳來了一些他的消息,他的內心似乎還在渴望著什麼。然而,她知道,從那一年起,她的心就已經老了。

冬雨

語音末落,冬天裏少見的疏落的雨點便打在了她的臉上。老天也知道我的心事吧?其實她想對小人兒說的那句話是:把頭擡高一點,眼淚就不會掉下來了。

他把手機號碼留給了她。一切盡在不言中,他想。

是秘書?司機?還是……?她知道應該馬上離開了。

……天下起了小雨,她用文件袋遮住頭,邁進雨中。忽然,雨停了嗎?她不禁放慢了腳步,側身一看,身邊多了一個高大瀟灑的男子,手中撐著一把雨傘,為她擋住了雨。

她遲疑了一下,回答說:媽咪在看天下雨了沒有。

秋殘

我送你回公司,他淡淡一笑。

秋葉黃了。

她不懂我的心,他默默地看著手機。

坐上了他的奔馳,頭微微發暈。她想,這車不適合我,以後,我要買一輛寶馬。欲望的種子悄悄地埋在了心裏。

避一下雨吧,卻又踫到了他。原來,躲雨的地方正好是他公司所在的那棟樓。

一杯茶水重重地放到眼前。她擡起頭,看見了一個健碩的女性,還有她經常可見的那種想吃人的目光。

如果能再次相見,我一定不會再懼怕那吃人的目光,她暗暗下了決心。相思的種子被深深地埋在了她的心中。

秋盡了,再也沒有相遇,她知道,她和他的緣分也盡了。她隻是養成了習慣:在雨中喜歡看撐著傘的男子的背影,每次經過那裏,總要擡起頭往上看看。

日月如梭,白駒過隙。

他拿來一條毛巾,為她擦幹淋濕了的頭發。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又有誰懂得誰的心呢?

夏天,萬裏睛空卻突然下起了大雨,淋濕了她的全身。

她和他相遇,在雨中……

媽咪,你在看什麼呢?她耳邊響起了稚嫩的聲音。

她彎腰抱起了小人兒,低下了頭,大顆的淚珠終於隨著雨點落向了地麵……

春遇

那天,她帶著小人兒經過那裏,又擡起了頭。

上去看看吧,他輕輕地說。

夏至

以後,他再也沒有遇過那樣的女子。他不知道是什麼使他和他的渴求擦肩而過,他隻知道自己的心裏有了一個空洞,用什麼也無法填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