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还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事务所看望艾琳

艾琳是原来事务所老板的秘书,波兰裔,金发碧眼,小小的个子,丰满曲线的身材,配上一张娃娃脸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年近五十了,尤其是当她束着高马尾时。

记得刚到事务所报道那天,我小心翼翼的推开事务所的大门,怯生生的站在门口,第一个看见的便是艾琳。艾琳看我愣可可的,便一脸微笑的问:“甜心儿,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么?”
我诚惶诚恐的报上了大名,说明了自己是前来报道来的实习生。艾琳听后上前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说她正在等我,随后便拽着我走向走廊。走廊里我僵硬的把身体轻微的弯向艾琳这边,就和着她的身高,像个偏瘫病人一般的走着。好在走廊不是很长,一个办公室出现在手边,艾琳半推着把我送了进去,报出了我的大名,便转身走了,随即,身后走廊里又传来了艾琳的笑声,也不知道她又遇到了什么人。

艾琳干活手脚利落迅速,说话也是快人快语,和我很是和得来。很快的便断断续续的给我讲了她的全部经历,初听时我很难把眼前这个外向活泼的女子和一个家暴受害者联系起来。

艾琳和前夫是高中甜心儿,毕业后,两人在家人的反对声中迅速的结婚并有了两个女儿。刚开始,二人生活也是蜜里调油般的美好。后来,艾琳的前夫沾上了酗酒的毛病,然后发展到逢酒必醉,逢醉必暴打艾琳的地步。即便如此,艾琳从没说过前夫的坏话,只说前夫年轻时很帅,不喝酒时人善良的像个天使。看得出,艾琳曾经深爱那个人。慢慢的,被打的多了,艾琳开始反击,家里在二个女儿面前的家暴从单打变成了双打。直到一次,夫妻二人对打时,大女儿上前试图劝解,艾琳前夫一个巴掌甩在了女儿的脸上。艾琳说那一刻她知道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完了。随后,艾琳带着两个女儿住进了家暴妇女庇护所,申请了隔离令,并迅速的办理了离婚手续成为了一名单身母亲。艾琳的二女儿坚决的站在了母亲一边,断绝了父亲的联系。而大女儿却一直试图调和父母的婚姻未果,便迁怒于艾琳,高中毕业后便搬离并疏远了艾琳。每当艾琳谈到大女儿时总会说:“妮可那时候太年轻了,等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就会懂了。”
果然,妮可在有了自己两个孩子后慢慢的恢复了和艾琳的关系,有时还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事务所看望艾琳。

艾琳后来的男朋友叫卡罗,比艾琳大十几岁,是个卡车司机。卡罗人长的不帅,但踏实肯干,也很精于投资。卡罗的老婆过世后,便一人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后来,又投资买了一栋三层小楼,自己住一个两居室,其它房间出租,艾琳便是当年的租客之一。谈到卡罗的追求时,艾琳都会窃笑几许,说:“我早就看出他的意图了,连换个灯泡都会坐下聊很久。”
每当此时,我想艾琳应该是很得意的。后来,艾琳终于接受了卡罗,两人搬到了一起。艾琳的二女儿雪莉和卡罗很融洽,连雪莉的婚礼都是卡罗陪着走向了神坛。但艾琳和卡罗的三个孩子并不合拍,艾琳总是抱怨那三个人像鹰般的看着她,总怕她会骗取卡罗的钱财。

艾琳和卡罗一直没有结婚,连税务都是分开填报的。而卡罗对艾琳却是十分的信任,每年保税是都会把全部资产和全年收入信息交给艾琳来打理。艾琳也是仔仔细细的把账务记录的一丝不苟。我问过艾琳有没有抱怨过卡罗没有给她一个身份。艾琳说已经很满足于卡罗照料她的全部生活,自己的工资全部自己花了。对于“如果有一天卡罗不在了怎么办”的问题我也一直没能问出口。艾琳就这么一直无忧无虑的过着,每年二月份和女伴们一起去拉斯维加斯休假一周也算是对自己一年辛劳的犒劳。

离开事务所不久,接到了艾琳的电话,电话里艾琳说卡罗终于求婚了,但两个人决定不大办婚礼,就在市政府登个记而已。我高兴的祝贺他们的爱情天长地久,快乐一生时,艾琳却笑了,说那是公主和王子的童话,早在离开前夫那时她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不再奢望爱情了,现在她很高兴自己的名字已经出现在卡罗的遗嘱上,并强调自己确定这已经是白纸黑字的。而我,也终究没有说出“其实遗嘱也是可以改写的”丧气话。

挂上电话,我不由的回忆起来,企图在艾琳说过的话里找出她其实是爱卡罗的证据,已证明自己对于爱情是婚姻的基础理念的正确,却又忽然发现自己很可笑。想必艾琳是快乐的,年轻时得到过爱情,年长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谁又能说爱情一定是婚姻的必需品呢,两个人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应该就是幸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