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桥许诺曰

郑板桥(1693-1765),名燮,字克柔,板桥是他的号。在扬州八怪中,郑板桥的影响最大,他与茶有关的诗书画及传闻轶事也多为人们所喜闻乐见。

板桥的书法作品中,有一件竹枝词横披,上书’湓江江口是奴家,郎若闲时来吃茶。黄土筑墙茅益屋,门前一树紫荆花’。说的是以茶为媒,缔结良缘的事。

郑板桥的著作中,有一篇《扬州杂记》的文章,其中记述了一段板桥自己的’茶缘’,读来饶有趣味:

扬州二月花时也,板桥居士晨起,由傍花村过虹桥,直抵雷塘,问玉勾斜遗迹,去城盖十里许矣。树木丛茂,居民渐少,遥望文杏一株,在转墙竹树之间。叩门迳入,徘徊花下,有一老媪,捧茶一瓯,延茅亭小坐。其壁间所贴,即板桥词也。问曰:’识此人乎?’答曰:’闻其名不识其人。’告曰:’板桥即我也’。媪大喜,走呼曰’女儿子起来,女儿子起来,郑板桥先生在此也’。是刻已日上三竿矣,腹馁甚,媪具食。食罢,其女艳妆出,再拜而谢曰:’久闻公名,读公词甚爱慕,闻有《道情》十首,能为妾一书乎?’板桥许诺,即取淞江蜜色花笺、湖颖笔、紫端石矾,纤手磨墨,索板桥书。书毕,复题西江月一阕赠之。其词曰:’微雨晓风初歇,纱窗旭日才温,秀帏香梦半朦腾,窗外鹦哥未醒。蟹眼茶声静悄,虾须帘影轻明。梅花老去杏花匀,夜夜胭脂怯冷’。母女皆笑领词意。问其姓,姓饶,问其年,十七岁矣。有五女,其四皆嫁,惟留此女为养老计,名五姑娘。又曰:’闻君失偶,何不纳此女为箕帚妾,亦不恶,且又慕君。’板桥许诺曰:’今年乙卯,来年丙辰计偕,后年丁已,若成进士,必后年乃得归,能待我乎?’媪与女皆曰能。即以所赠词为订。明年,板桥成进士,留京师。饶氏益贫,花钿服饰拆卖略尽,宅边有小园五亩亦售人。有富贾者,发七百金欲购五姑娘为妾,其母几动。女曰:’已与郑公约,背之不义,七百两亦有了时耳。不过一年,彼必归,请归之’。

江西蓼洲人程羽宸,过真州江上茶肆,见一对联云:’山光扑面因朝雨,江水回头为晚潮’。榜写板桥郑燮题。甚惊异,问何人,茶肆主人曰:’但至扬州问人,便知一切’。羽宸至扬州,问板桥在京,且知饶氏事,即以五百金为板桥聘资授饶氏。明年,板桥归,复以五百金为板桥纳妇之费,常从板桥游,索书画,板桥略不可意,不敢硬索也。羽宸年六十余,颇貌板桥,兄事之。……

bte365,四十三岁的郑板桥,正是怀才不遇的落拓之人,大约是艺术家和秉性使然,此间的他,仍不乏访古探幽的雅兴,在僻静的乡村,得茶书交订,续成一段良缘。那饶五娘的贞守盟约,不为富贵所移的真挚情操,在板桥笔下显得格外动人。这一段佳事与板桥的’湓江江口是奴家,郎若闲时来吃茶……’的行书,不知两者之间是否有着前因后果的联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