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母爱的女人不懂得如何爱他人bte365:

萧红,民国时期的左翼女作家,她短短的三十春秋人生,爱情婚姻却坎坷沧桑。从她的经历和真实故事来看,有些东西值得现代人尤其是知识女性的启发与思考。
本人一直认为:对于任何人的感情生活,其个中的甜酸苦辣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我们这些隔代的“外人”无论看了多少文献资料,也都是多多少少带着自己的“有色眼镜”去解读,不见得恰如其分,所以本文也只能将该文的题目定为“闲聊”了。一,新文化运动犹如春风。萧红,生于1911年6月1日,卒于1942年1月22日。在她少女时代,正处于中国封建濒临崩溃,内忧外患动乱时期。新文化运动如春风一般,给这个地主出身的大小姐在寻求爱情婚姻自主上,带来了极大的兴奋和动力。反叛和反抗成了她青少年时期成长和梦想的主题。这也为造就了她的“强势”性格以及为婚姻的一再失败打下了伏笔。笔者认为,如果追求爱情需要强势和不舍的话,那婚姻最需要的是妥协。不懂得不离不弃的苦苦追寻,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爱情。而不能够把握情绪的妥协,婚姻家庭势必解体。男女都需要高度智慧,才能够做到统合平衡,达成和走完美好的爱情婚姻人生。
男女爱情是自私的,极具排他性,这与对人间疾苦的关爱和嫉恶如仇的大爱是有区别的,爱的自私狭隘性和大爱的广博性犹如一对双卵双生胎,根植在生命的基因中,它们都是人性的基本面。而萧红与萧军都是当时的思想激进左翼作家,他们过多的关注着社会和大众的疾苦和黑暗,难免会将职业的思维模式带到自己个人的感情生活中。他们的爱情婚姻纠葛,可以说是那一代知识青年,对性开放,婚姻自主的盲目性,刺激性,主动性,新奇性的综合体,与存留的几千年封建潜意识,加上连他们自己也忽略的人性基本面发生了的系列矛盾冲突之缩影。二,缺失母爱的女人不懂得如何爱他人。萧红幼年丧母,虽然得到她祖父的爱,但却缺失了无可取代的言传身教慈母之爱。而她自己虽然两次怀孕,最终自己却未能够成为一位母亲。女人,在做一个母亲时,由于在养护自己的孩子过程中,对其吃喝拉撒的耐心,对孩子的不明事理,调皮捣蛋的包容等等过程,其实也是在养成了女性本身的柔韧和宽厚。萧红,始终没有机会成为一个成熟的女性,处于一个悲愤,容易激动,没有耐心,动不动就耍大小姐脾气,不太懂得如何爱惜自己身边和家人的“愤青”。因为一个没有在深受爱的温暖沐浴长大的孩子,是不太可能知道如何付出爱,反馈爱的。这样的人,虽然很有才气,终究会变成一个不可爱的人。这就是男人走近她,但又离开她的原因之一。可悲的是,据说她的第一个孩子,是因为她自己的狠心放弃,如果属实,她就犯下了无可原谅的错误。她的随之而来的苦难,就很难得到包括我本人对她的怜悯和同情。一个女人的成功和思想开放,如果是要建立在对自己的骨肉不负责任或扼杀,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这样的硬心肠,不用说什么作为一个女人的可爱了,应该说是可憎的,至少本人对这一类型的女人是鄙视的。三,真情真爱应该是美的,永恒的。有人感叹说:萧红每次以真情去爱,却换来的是男人的一再抛弃,一再冷遇。对此,我只能说那是男人的劣根性使然。就像徐志摩放着一个贤惠的真爱前妻张幼仪不爱,非要和一个上海滩陆小曼生活在一起一样,结果要为陆小曼的抽鸦片付出沉重代价。男人也许是一个永远经不起诱惑的动物。不管他们多么有才气,往往自投罗网,自找麻烦和毁灭。真爱,势必孤独和寂寞。因为逢场作戏对一个有才气的女子来说,并非难事。写几首风花雪月的诗歌有何难?但坚持做一个真实的自我是难上加难。如果一个男人只是寻找的假戏门面爱情的话,这样的男人社会上一大把,又何足珍贵?!女人可以跟着一个心爱的男人吃糠咽菜,再苦再累也无所谓,但如果知道那个男人的用情已经转移的话,那也是女人离开的时候。因为一个不被爱的女人,再多的努力和再多的优点,都会被男人扭曲地解读成丑恶和缺点。四,藕断丝连最终成为萧红和她的男人们的结局。人的感情世界是最没有逻辑性可言的。一切科学的东西在这里都变得苍白无力。萧红和萧军的含泪离别亲吻,这大概也算是人性美好的一面吧。五,对婚姻敢于承担责任者也是感情的忠实者。一个人有家室,不代表思想也会被禁锢。萧红自己以及身边的几个男人一样,对婚姻的进出都过于频繁。也许有了孩子其结果会不一样,但我还是觉得在过于激进和革命的思想引导下,彻底丢弃传统的人,往往将自己和他人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来到美国以后,才知道美国是一个很保守的国家。最幸福的一代人不是那些在街头刺青者,而是具有传统价值观的美国银发族。这是在新文化运动时,中国引进西方文化和观念出现的一个误区。盲目打破和丢弃传统,并不是什么好事,东西方都是如此。

bte365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