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远明才意识到自己是小区playground的异类bte365

前言:本文灵感来源于北美两大站,所以如有雷同,应该不可能从头到尾雷同,什么?真的从头到尾雷同,那么真是纯属悲剧。我也肯定不是您的身边熟人,不用惊慌。本文三观不正(话说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三观正常了),狗血和天雷齐飞,杯具共餐具一色。谢绝人生公鸡。

直到过了很久,宋远明才意识到自己是小区playground的异类。别的中国孩子都是国内探亲的老人或者在家的妈妈带着出来放风,只有他是自己带着儿子ETHAN来这里玩的。

来的次数多了,有好事的老人,旁敲侧击地问他怎么没去上班,怎么从来没瞧见过孩子的妈妈。

宋远明打从心底不愿意理会这些带着明显恶意揣测的善意的问题,但他也并不想让对方将这些揣测进而成为一种另类的诅咒在这个小区传播。于是笑着说,孩子他妈忙的很,我在家上班。

虽然这是实话,但是似乎听的人并不当做实话来听。那一脸的将信将疑,让宋远明觉得很恼火。但是又一想,他跟这些老头老太太们较什么真啊。于是也就随他们爱信不信了。再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大多数就先发制人地笑一笑,然后不露痕迹地走开。

大部分时间,他一手拿着手机,刷刷微博微信未名空间什么的,间或抬头看看儿子是不是还在视线范围内。偶有几次,他注意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或坐或站地在附近,眼睛追随着滑梯上个某个孩子,耳朵里插着耳机,嘴里似乎念念有词。

之所以注意到她,自然是她的外貌。虽然说不上多么惊艳,却仍然算漂亮。同mitbbs上所谓的生了孩子的“北美大妈”有些不同:身材不错,皮肤特别的白。有时候太阳笼在她周身的时候,宋远明甚至觉得她白的发亮。

这个小区靠近M大学,周围住的中国人不是学生、postdog就是刚工作的。以他的经验来说,他觉得她应该是才从国内过来的,或者也许就还是学生,业余的时候帮别人看孩子。总之就是还没有被美帝国主义农村生活摧残过的。

bte365,有时候看的久了,对方似乎有觉察,会顺着他的视线望过来。看到他也是中国人的时候,会报以礼貌的微笑,然后再将目光投向那个孩子。

有时候她也同其他的妈妈们聊天,多数时候是微微侧头,目光略略下垂,是仔细倾听的样子。脸上始终挂着疏离的微笑,有时候笑容荡开的大些,似乎是很赞同的样子;有时候眉头蜻蜓点水般的皱一下,然后快速的消失—–宋远明判断,这个微动作,大约就是不赞同的意思了。

更多时候是她独自一个人站在某处,听着耳机,口里念念有词。宋远明很好奇,她听的到底是什么,这让叫她入迷。

好不容易暑假过了一个多月,宋远明又打着飞的把孩子送到他妈妈李晶那里去。是的,他们就是传说中LONG
DISTANCE的夫妻。在飞机上,吵闹到周围乘客频频侧目的儿子终于精疲力尽的睡着了,宋远明想,李晶一个人带孩子真不容易。

李晶刚从国内回来,这会儿还在倒时差。儿子有好一阵子没瞧见妈妈了,抱着妈妈各种撒娇。李晶搂了搂儿子,然后在他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下:“妈妈带了好吃的给你,在行李里,你跟爸爸去玩,妈妈睡一会。”

宋远明体谅李晶,她自打生完孩子,身体确实差了很多。于是又把儿子从卧室里领出来。拿了IPAD给儿子,让他自己打游戏。

看了看李晶的房间,比自己一个单身汉过的还要乱,于是三下五除二把李晶的屋子给打扫了一遍,衣服拿到公共洗衣房洗好烘干叠整齐。

宋明远从来不是家庭妇男,这些家务活原来也没干过。不过是被生活所迫。

李晶的爸妈身体不好,她又跟自己爸妈处不来,早早就说好了,做月子不需要公婆来。儿子生下来有九磅重,月子还没出,李晶就查出来得了重度子宫脱垂,几乎丧失了所有的劳动能力。

宋远明是个怕麻烦的人,也看多了婆媳关系闹僵的,他并不想过那样鸡飞狗跳的日子。于是一咬牙,自己做起家务来。

习惯成自然,“自然”最后就成了定律。李晶身体好些了之后,这些里里外外的家务宋远明也都一手承包下来。

宋远明做完这些,呼了一口气,忽然一想,自己做家务好像做了好多年了。

去年他在别州寻到了一份稍高于现在薪水的工作,想也没想就签了offer,连问都没问过李晶。有时候静下心来都不敢细想,他到底是为了那多出的一万块钱,还是为了从绵延不尽淋漓不止的家务中冠冕堂皇地走出来,他自己都说不出来。

李晶醒过来,入耳地一个声音就是游戏的声音。她霍地坐起身,气就不打一处来。

冲到客厅一看,果然儿子抱着IPAD打的正在兴头上。她走过去,一把夺下来,“跟你说过多少遍了,IPAD伤眼睛,你怎么还让他玩?是不是你除了让孩子玩这个,你就不知道怎么跟他玩了?你怎么就不能带他出去玩一会,或者读个书?”

这时候宋远明刚刚解下身上的围裙,李晶劈头盖脸的就冲他叫起来。儿子很识相的到另一边玩LEGO去了。宋远明觉得空气里只剩下李晶的愤怒。他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是把解释的话给咽了下去。

后来宋远明想,其实“受虐”或者“施虐”也是一种习惯成自然的事情。

然而沉默并不是止息争吵的良药,往往是引发李晶更深层次争吵的导火线。他耳边隆响,习以为常,默默地整理她又弄乱的客厅。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他生活常态的继续,直到他听到那两个字,“离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