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

受中国的传统观念熏陶,加之我对安娜的了解,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真相,我不愿意让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再受到打击,希望总比失望好。

而汤姆最忠实的粉丝是安娜。每次汤姆表演的时候,都是安娜一天中最安静、最幸福的时候,从她脸上那幸福的笑容中就看得出来。

我慢慢走出她的房间,感觉步履异常沉重。他们既是我的病人和病人家属,又是我的朋友,我已经失去了汤姆,很快又要失去安娜了,我心痛,又无力回天!

请伴我身旁,如影随形…

安娜是我管的病人,一位六十二岁的黑人老太太。两年前,因为中风造成了半身不遂,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住进我们老人院。在加拿大,老人住进老人院的时候,都需要签订一份协议,声明今后在不同的身体状态下,愿意接受何种治疗。其中包括在失去知觉、心跳骤停等紧急情况下,是否愿意接受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压等抢救措施。

他有很多粉丝,很多老人吃完晚饭后,都会自动聚集在休息厅听他唱歌。我也是他的粉丝之一,非常喜欢听他唱歌,那优美的旋律,仿佛让我看到了开满鲜花的草原,顿时就忘掉了工作上的劳累。久而久之,晚饭后在休息室里给大家弹琴唱歌成了一个惯例。很多老人在晚饭后会不自觉地聚集在休息室里听他唱歌。如果汤姆喝过了酒,高兴的时候还会为大家跳一种扭屁股的舞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想起汤姆经常唱的小调,歌词是一首耳熟能详的诗:

但在加拿大这个不同的国度里,它却受到了冲击。由于不同的伦理观念、社会道德标准,加拿大的医务工作者在实施救人的职责前,必须先了解和尊重被救者本人的意愿。

他们都只是普通人,他们之间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但他们之间那淳朴的,相濡以沫的爱情同样感动着我,感动着天地。愿他们在天堂里结为伉俪,开始他们幸福的第二人生。

晚饭后,那些老人仍习惯性地聚集在休息厅,然后又一个一个失望地离开。再也不会有汤姆悠扬的琴声和优美的舞姿了。

有一天晚饭时汤姆没有来,我替他给安娜喂饭,她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饭厅大门,我知道她在等汤姆,但是一直到晚饭结束,汤姆都没有出现。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汤姆偶尔因为特殊情况而不能来,第二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安娜的选择是:放弃抢救。

不要走在我后面,我可能不能领路…

安娜身材稍胖,平时不太爱说话。也是由于中风的原因,她的吞咽比较困难,所以每次吃饭时,都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给她喂饭。大概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安娜偶尔会无缘无故地烦躁起来,对工作人员发脾气,把身边的东西摔到地上。

第二天上班,夜班护士报告:安娜于凌晨时分停止了呼吸,死亡原因:败血症。

Don’t walk behind me, I may not lead…

注:这首英文诗的大意是:

Don’t walk before me, I may not follow….

昨天是汤姆领取养老金的日子,他又喝醉了。后来被路人发现晕倒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路旁,身边是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吉他和一只空酒瓶。后来被送到医院,诊断为心脏病急性发作,由于错过了时机,抢救无效。一只酒瓶和一把吉他伴随汤姆走到了人生尽头。

安娜没有来餐厅吃晚饭。

第二天,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恢复正常,我接到汤姆的儿子打来的电话,听到了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坏消息。

安娜那狂躁的呼喊戛然而止。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汤姆出现在饭厅里,做出那种出人预料的举动。汤姆的行为,已经严重地违反了老人院的规定,我应当立即把他带离现场。但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看到安娜的眼神异常温顺,从一个躁动的母狮瞬间变得那么小鸟依人。在工作人员擦洗干净安娜脸上的果汁和地板上的污物后,安娜开始在汤姆的帮助下吃饭了。他用这种方式爱着她,而他是她的精神依赖。

我努力劝她,没有效果。我紧急联系了她的儿子们,希望他们能劝她改变主意。但她对所有人的劝说都无动于衷。最后,儿子们给了我回复:我们尊重安娜的选择。这就是加拿大的法律,她是清醒的,理智的,有权对自己做出决定。

这天,我像往常那样来到病房,很快就发现了安娜房间的异样:她的三个儿子和孙子们都来了,但却异常的安静。安娜躺在床上,两眼红肿,她没有抽泣,可以看到泪水不断地从眼角涌出。基本上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默默地检查完安娜的血压,就退出了房间。

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舞蹈,他答应一定教我。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都是我非常敬重的朋友。

汤姆是她的男朋友。与安娜恰恰相反,他身材瘦小,性格活泼开朗。他每天晚餐的时候都要来老人院,帮工作人员给安娜喂饭。他经常和我的女同事们开玩笑,要把他的三个儿子介绍给我的女同事们做男朋友。他会弹吉他,弹一种黑人的乡村小调,他经常在晚餐以后弹琴唱歌给大家听。

这一切,安娜浑然不知。我喂她吃饭时,她总盯着餐厅入口处,等那个已经不可能到来的希望。我不敢看安娜期望的眼神,心中一阵阵地酸楚,好想哭,但不能。

有一次安娜又在饭厅烦躁起来,大喊大叫,将身边能抓到的东西通通摔在地上。正在大家忙得不可开交,想各种办法安慰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大喝:闭嘴!然后哗的一声,一杯橘子汁被泼到安娜的脸上。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我们的生活还会继续,明天也许会变得更美好。安娜也许会对生活重新建立起信心。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安娜病了,开始发烧。但她除了接受每天定时的皮肤清洁和护理外,她拒绝进食,拒绝输液,拒绝所有的药物,也拒绝去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Just walk beside me and be my friend…

而西方的观念截然不同,他们认为安娜有天经地义的知情权。

我不放心,待会客时间结束,我再次来到安娜的房间。我看到安娜憔悴了很多,我不知道怎样来安慰她,只是看着她轻声地抽泣。我明白,长期地受西方文化影响,她不会放声大哭,这已经是她在压抑中最大程度抒发自己的悲痛了。

我知道,汤姆是安娜的精神支柱,是她拖着残疾的身体坚持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这个打击对她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安娜自己也很清楚,尽管三世同堂,儿孙绕膝,真正能够无怨无悔陪伴她到人生谢幕那一刻的不是别人,只有汤姆。但是,汤姆却先她而去了。

不要走在我前面,我可能跟不上你…

救死扶伤是医务工作者的天职,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这是我从小所受的教育,曾自认为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真理。

我再次来到安娜房间向她告别,她很安详。她去了那个没有病痛,再也不需要别人照顾的世界,相依为命的汤姆会在那里与她相聚。

翻开老人院的病历,很多老人都做出这样的选择。可能出于不同的心理:或许不愿再次中风时拖累家人,或许不愿经受更严重的病痛,或许希望有尊严地离去
……

安娜的状况急剧恶化。这天,我又来到她的房间,为她做冷敷,降低她的体温。同时我又开始喋喋不休地劝她,抱着一线希望。

来会诊的精神科医生告诉我:安娜原本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里里外外全靠安娜支撑着这个家。脑出血使安娜在一夜之间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也严重地打击了她对生活的自信心。上天给她安排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现实,而她自己又别无选择。她恨这个社会和生活抛弃了她。而她原本认为没出息的男朋友汤姆,一直不离不弃,默默地支持她走到了现在,成为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我劝过汤姆,不要过度饮酒。但是他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安娜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做了个手势让我靠近她。我心头略过一丝惊喜,或许她会改变主意?

面对死亡

“谢谢你!”她缓慢,但很清晰地说。同时握了一下我的手。瞬间,我明白了:她心意已决!绝无可能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