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到茶的诗多达二百多首

陆游(1125~1210年),宇务观,号放翁,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是南宋一位爱国大诗人,也是一位嗜茶诗人。

陆游的一部《剑南诗稿》,存诗九千三百多首,他自言,“六十年间万首诗”。人们在这些诗中看到的,首先是诗人一生不忘统一,雪耻御侮,收复失地的战斗精神和报国决心:“壮心未与年惧老,死去犹能作鬼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耿耿此心,至死不泯。石帆山下白头人,八十三回见早春。

自爱安闲忘寂寞,天将强健报清贫。枯桐已露宁求识?敝帚当捐却自珍。桑苎家风君勿笑,它年犹得作茶神。

这是陆游在开禧三年(公元1207年)春作的《八十三吟》。这首七律一改其铁马横戈,壮怀激烈的气概,显得平和而宁静,充满着闲适的心情。诗人置身茶乡,只求承袭“茶神”陆羽(号桑苎)的家风,在汲泉品茗之中,度过寂寞清贫的残岁。陆游对茶一直怀有深情。他出生茶乡,当过茶官,晚年又归隐茶乡。陆游的晚年,由于政局、年龄、健康等各方面的原因,他已不可能再从事政治活动了,可对诗歌、书艺和茶一直没有离弃过。他写到茶的诗多达二百多首,为历代诗人之冠。
 

陆游一生曾出仕福州,调任镇江,又入蜀、赴赣,辗转各地,使他得以有机会遍尝各地名茶,并裁剪熔铸入诗。“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誉为“人间第一”的四川蒙山茶,当然不是那些“饭囊”、“酒瓮”所能赏识的;“遥想解酲须底物,隆兴第一壑源春”,要解得经宿饮酒之醒,非福建的壑源春不可;“焚香细读斜川集,候火亲烹顾渚春。”伴读苏过(苏轼之子,世称小坡)的《斜川集》,其过于有一杯浙江长兴的顾渚茶;诗人最喜欢的还是家乡绍兴的日铸茶,有诗曰:“我是江南桑苎家,汲泉闲品故园茶。”日铸茶宋时已列为贡茶,因此陆游珍爱异常,烹煮十分讲究,所谓“囊中日铸传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尝”,“汲泉煮日铸,舌本方味永”。日铸务必烹以名泉,方能香久味永。此外,还有许多乡间民俗的茶饮,陆游在诗中多有记述,有湖北的荣萸茶:“峡人住多楚人少,土铛争饷茱萸茶”;有四川的土茗:“东来坐阅七寒暑,未尝举箸忘吾蜀。何时一饱与子同,更煎土茗浮甘菊”,还有家乡的橄榄茶:“寒泉自换草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等等。
 

陆游谙熟茶的烹饮之道。他总是以自己动手烹茶为乐事,一再在诗中自述:“归来何事添幽致,小灶灯前自煮茶”,“山童亦睡熟,汲水自煎茗”,“名泉不负吾儿意,一掬丁坑手自煎”,“雪液清甘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

陆游还会玩当时流行的“分茶”。这是一种技巧很高的烹茶游艺,不是寻常的品茶、别茶,也不同于斗茶。宋代把茶制成团饼,称为龙团、凤饼。冲泡时“辗茶为末,注之以汤,以筅击拂”,此时茶盏面上的汤纹水脉会幻变出各式图样来,若山水云雾,状花鸟虫鱼,类画图,如草书,有“水丹青”之称。陆游在诗中多次提到过“分茶”。《疏山东堂昼眠》诗曰:“饭饱眼欲闭,心闲身自安……吾儿解原梦,为我转云团。”诗后有一条自注;“是日约子分茶。”诗作于淳熙七年(公元1180年),那年陆游在抚州(今江西临川)任江南西路平茶盐公事。这是一个主管钱粮仓库和茶盐专卖事业的官员。陆约,是陆游的第五子,这年只十五岁。父子两人同玩分茶,颇有点闲情致致。六年之后,淳熙十三年(公元1186年)春,陆游奉宋孝宗赵所召,“骑马客京华”,从家乡山阴来到京都临安(今杭州)。那时,国家处在多事之秋,陆游一心杀敌立功,可宋孝宗却把他当作一个吟风弄月的闲适诗人。他心里感到很失望。闲居无事,徒然以写草书、玩分茶聊以自

|<< << < 1😉
2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