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医师节 | 医生做科普 咋看都靠谱

原标题:8·19医师节 | 医生做科普 咋看都靠谱

健康是人类追求的终极梦想,这中间离不开医疗的保障,同时也离不开医学健康科普。在养生保健信息爆炸的时代,民众获得信息的途径多种多样。无数经验表明,我们不需要那些被冠以各种专家称号的养生“大师”,但迫切需要能够去伪存真的医生进行健康科普。

2018年8月19日,首个医师节即将到来,健康界向所有医师致敬。更为那些在工作岗位上为患者免去病痛,在生活中积极投身健康科普的医生献上敬意。

古稀之年的皮肤病学大家是个“微博控”

已经77岁的皮肤科大夫朱学骏依然面色红润,有人问起他其中的秘诀,他总会笑着谈到,“保持年轻的秘诀是保持工作热情,我目前每天仍然工作11个小时左右。”除了日常的工作,朱学骏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坐到电脑前发微博,做科普,为患者答疑解惑。自2011年11月至今,朱学骏的微博粉丝已超过130万人,其中包括很多基层皮肤科医生。

图片 1

图为朱学骏的微博截图(8月8日20:30至22:00朱学骏在微博上回答了14位患者的咨询。)

朱学骏是我国著名皮肤病学专家、教育家,曾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皮肤性病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学协会会长等职。从医40余年间,他在免疫学及病理学上取得了深厚造诣。除了在医术和科研方面取得成就外,科普也是他一直坚持的事业。“好医生不仅要作风正、技术精,还要懂得回馈患者、回报社会。”朱学骏说。

图片 2

朱学骏

微博上的每个字,每句话,都是朱学骏用五笔字型输入法,一个一个敲出来的。如此巨大的工作量,朱学骏却乐在其中,他说,“在网上就能为患者解除病痛,免去他们去医院的辛苦,多好!

是健康教育家 也是画家

与朱学骏不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下称中山医院)内科学教授杨秉辉做科普的方式更加“传统”且直接。近千篇医学科普教育文章、600场健康讲座、连续5年参与“科普进校园”、深入社区常年免费进行健康宣讲。无论在医务岗位上,还是退休后,杨秉辉40多年如一日,坚持从事医学科普工作。

图片 3

杨秉辉

杨秉辉最早在内科工作,会接触各种各样的病人。内科领域里接触的癌症种类中,肝癌病人最多。癌症的早期没有症状,等有症状出现的时候已经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这几乎是所有癌症的规律。

1971年前苏联研究出了一个发现癌症早期的方法,就是检查血液中有无甲胎蛋白。1970年前后,杨秉辉到农村去巡回医疗(巡回医疗啥意思呀?确定是否打错字),在启东给农民做甲胎蛋白的检查,结果发现了很多例早期肝癌病人,劝他们尽快动手术,他们却不相信。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肝癌病人都会呈现眼睛发黄,腹腔积水等症状,而他们能吃能喝,能干活,自然不相信杨秉辉的检查结果。这更让他感到对民众普及医学科学知识的重要。

早期,村民不相信杨秉辉说的话,他就用村里公社的大喇叭宣传,告诉他们一定要抓紧肝癌的早期治疗期,给他们讲里面的医学知识。这是杨秉辉最早的大众健康科普教育。

回到上海以后,杨秉辉又到各个工厂去,用黑板报的方式来宣传医学科普知识,连写带画,“刚好把我小时候对绘画的爱好发挥出来了。”杨秉辉说。值得一提的是,杨秉辉是我国著名的画家,他也经常把画作加入到健康科普中去。

杨秉辉常年致力于“以预防为先导”的科学普及工作,将医学知识的普及工作向前推进到“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多年来,杨秉辉通过发表科普文章,主编科普图书和主持电台医药节目,为大众普及预防知识。杨秉辉说“一场科普讲座、一本科普书籍能够救的人数,或许远远超过医生在手术台上救治的病人。

做好科普 大家有话说

在车水马龙的急诊,不时能看见脾气暴躁的家属和大夫吵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科普分会会长郭树彬认为,患者家属情绪激动大多是对医生给出的治疗办法不满意。“这种情况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众对医学知识的匮乏。”郭树彬说。

图片 4

郭树彬

郭树彬认为医生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技术高超,能够把病治好的医生;第二类是作为医学团队的领导者,能高效管理科室和医院,带领团队救活更多患者的人;而第三类,就是既会看病还会科普的医生。

一个科研能力很强的医生,在准备工作十分充足的条件下,可能需要花几个月来写一篇SCI论文,而同样的时间也许可以用来写很多篇科普短文。郭树彬认为,后者的社会效益往往远高于前者。“一个SCI论文写得好的专家,并不一定能够写好一篇科普文章。”郭树彬说。

然而,有医生坦言,无论科普做得多好,都不能跟晋升挂钩,因此做科普动力不足。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却认为,向广大群众传播医学知识是每一位好医生的责任和义务。

据赫捷介绍,医科院肿瘤医院曾经出现过一位因为做科普而获得晋升的医生。当时,晋升非常激烈,但由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对这位医生的科普进行过相关报道,遂获得了额外加分,成功晋升。

图片 5

赫捷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在点评某科普演讲比赛时曾指出,一位好的外科大夫,一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做手术,只能救几个人,而一场有价值、有意思的科普演讲却可以惠及万千民众

郭树彬深知,国内的科普环境亟待改善,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很多非专业人士在做科普,但医学是实践科学,没有丰富经验的人很容易把自己理解的内容,当作科普知识进行传播,这会带来误区,给公众增添困惑,甚至造成损害。由此,中国健康科普联盟应运而生。联盟主席郭树彬说:“我希望联盟成立后用权威的专业资源通过更广泛的传播平台,将知识传播给公众。”

医学科学的强大,不仅表现在临床上,还表现在它是否能够被公众理解和掌握,从而变为人们的常识。有人把刚刚诞生的科学技术成果,比作“仅仅是一粒可以带来丰收希望的种子”,而只有当它被公众理解并付诸实践的时候,它才有获得丰收的希望。公众的理解,有赖于各种途径的宣传普及。“让广大人民学会用科学知识来维护健康、促进健康,已经成为医学工作者的新任务。”杨秉辉说。

无论是“任务”,还是“责任”,这些词都不该是对医生的“道德绑架”,当民众看到医生的用心科普,更要心存感激,不妨就在这个医生的节日说一声:谢谢!

本文综编自东方网、新华网、科技日报、凤凰网、搜狐健康、人民日报等媒体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