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回来bte365

bte365 1

*想着你 想着我,忘了你
忘了我眼泪朦胧往事情难舍人世间多聚散,爱与怨不必说梦已远走笑颜心中留爱着你
爱着我,伤了你
伤了我彼此缘分只有这么多红尘中多离合,对与错不必说梦已远走岁月不回头我不是不想你,我不是不爱你我默默的在这里祝福你我不是不想你,我不是不爱你我只能把爱深藏在心底***

我要结婚了,婚礼在老家。我心里很乱。你能回来吗?如果回来,过来看看我”。这是我收到梅的最后一封信。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我就要离开学校去外地实习。我依然记得那个冬天的下午,潮湿寒冷。我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不知是失落还是无奈更多一些?“如若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也希望我能如此潇洒的转身,可是我能吗?我没有勇气见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选择了逃避。也许,我一直很胆小懦弱。就要毕业了,让一切成为过去,忘记她,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个新的生活。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会想起她。是命运注定我们的相遇相识。
风儿吹过圣湖的时候你牵住了我的手宽宽的草原我为你停留从此美丽在我左右**梅是我最好的童年伙伴和朋友。我甚至想不起来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好像她一直就在我的童年,我的生活。我们的童年没有电玩,没有网路,甚至没有电,只有彼此,一起成长的伙伴。我们一起打草养猪养兔子,一起用泥巴捏小人,一起翻跟头玩跳绳。夏天的傍晚,天气炎热,大家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外面乘凉聊天,听老人讲故事。成群的孩子一起跑,一起追逐喊叫,一起玩藏猫猫,玩拔萝卜,自己扯着嗓子唱歌演戏。那时,夜晚的天空是如此美丽,抬头可以看到繁星点点,星河灿烂,我们一起数着北斗星,一起看着流星飞过。梅是一个聪明独立的女孩,比我能干成熟。我那时特别羡慕她养的蚕宝宝。她的蚕宝宝结的蚕茧五颜六色,很特别,我很喜欢。第二年春天,梅给了我一张绵纸和一个纸盒子,绵纸上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都是快要孵化的蚕子。过了两个星期,蚕宝宝开始孵化,一条条小蚂蚁似的开始爬行。从此,每天活动的内容多了一起爬树摘桑叶。蚕宝宝很能吃,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吃桑叶。我喜欢抓条蚕宝宝放在手心,感觉凉飕飕的。不过,我的蚕宝宝结的茧只有一种颜色,米黄色。那一年我们十二岁。四年了,我们迎来了学校生活的第四个年头,我跟梅在一起玩的时间少了。我并没有太多男女之别意识,只是那个年龄的男孩子更喜欢男孩子之间的疯闹,女孩子更趋于文静。我个性有些孤僻,自卑。因为家境不好,也常被欺负嘲笑。不过,我是个死倔脾气,虽然胆小懦弱,打架输多赢少,就是不肯认输。有时心里其实很害怕,但是好像就是不愿意低头。天已经朦朦胧胧,校园里很安静,我跟梅留下来打扫卫生。我挑来一桶水,洒在铺砖的地上,这样教室不会尘土飞扬,容易洒扫。已经快要结束了,我把座椅重新排好,坐在前排书桌上等着梅。教室没电,没有灯,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教室后排的她。梅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没有说话。梅看着我,平静地开口:“我喜欢你”。我没有反应,似乎她在跟别人说话。梅站了起来,离我更近了一些:”我喜欢你。等以后,我做你的新娘好吗?“我愣了几秒钟,突然对她说:”你这样不对!这是不好的事”梅缓了一下:“你不喜欢我,觉得我是坏女孩?”我有些急了:“不是,不是,但是这样是不对的”梅不服气:“现在提倡自由恋爱,我喜欢你,就要跟你在一起”。就这样,我们开始辩论。我也说不出她错在哪里,就是告诉她,不能这样。告诉她我们应该做个好学生。我们一起从小学毕业,一起进入初中,一起开始高中生活。那一年,我们一起考上了大学。那年的高考录取率是百分之三,我和梅是那个偏避的山村第一次考入大学的毕业生。我没有问过梅,问她是如何走过来的,我知道我自己为此付出的代价。在漫长艰苦的路上,我很孤独。每次想到那个傍晚,想到梅,想到她的许诺,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淡淡的温暖,淡淡的甜蜜,淡淡的思念,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意你。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梅,也没有跟梅再提起过那个傍晚的争论。很多的时候,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似乎一直怕她知道我很喜欢她。那年的秋天,我第一次离开那片土地,也告别了梅。穿着土布缝制的衣服,两袖空空,开始独自一人闯荡的生活。一个月往返一次的书信来往,是我与梅仅有的联络。我们没有谈情说爱,只是彼此牵挂与关心。我们谈论学校,谈论生活,谈论自己的见闻,很少谈及我们。我很想告诉她,我一直很喜欢她。想告诉她,我只是傻,真的很傻。我也很想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她说的。但是,我没有勇气去爱,也没有资格去爱。我们彼此了解太多,一切的解释都是多余。第三年暑期,我回到了老家。弟弟也离开家去外地上学了,我想回家看看父母,去陪陪姥姥。妈妈告诉我,梅的家人来过,问我是不是喜欢梅,想给我们把这门亲事定下。回到学校后,我收到了梅的来信,她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是我大学认识的。我知道我家人喜欢你,我不想跟父母说。你帮我一个忙好吗?你就跟你父母说,你不喜欢我。信很短,没有多余的解释,没有客气的抱歉,似乎她相信,也知道我会做什么。我知道,如果我们换个位置,她也会为我去做。我给父母去了一封信,说明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是朋友,此后大学的日子我们依然经常有书信来往。收到她的最后一封信,我当时想过,想回去看看她。像以往那样,不让她失望。可是,我做不到。我烧掉了所有书信,没有给她回复,也没有告诉她我将要去的城市。等我再次回到老家,梅和家人都已经离开了。为了供养她和弟妹上学,梅的父母变卖了家中所有财物和祖上留下的房屋宅地,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去了。像以前那样,我又一次来到她家门前高高的土坡上,看着她家的大门和院子,似乎还在等待,等待那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只是人去楼空,时光不再,她的音容笑貌只是记忆,留下的只有落寞惆怅。我没有再见到过梅,也避免问起她的消息。不过,心中某个角落,她一直存在。在那片心中的森林,她一直是那个美丽的小小新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