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黑色的青草糊bte365:

核心提示:“石莲糊”是台州当地的方言,简单的可以理解成凉草冻或是凉粉。这种“土饮料”,是夏日台州街头最常见的消暑饮品。除了透明色的石莲糊,还有黑色的青草糊。每到夏天街头就会出现很多卖青草糊的小贩,在一个很大的盆里放着做好的青草糊,您要多少就能盛多少。

喝起来滋溜溜爽歪歪的洋菜膏

台州传统夏令冷饮,连“萌一代”也喜爱

bte365 1

bte365 2

卢阿婆用清水多遍洗洋菜

炎热的夏天,在台州不少街头小巷,摆有洋菜膏摊。人们花上两三元钱,买上一杯洋菜膏,朝快要冒烟的喉咙猛地灌下,顿时透心凉,一阵阵凉爽之意漫溢全身。

这种台州式的夏令传统冷饮,经历了许多多年,至今仍红火着,它或许是世上独有的。

上周六,黄岩桔洲新村卢阿婆正在做洋菜膏,记者亲历了一番——

最早叫洋菜,来自海洋世界

卢阿婆打开一只大袋子,从袋口露出一撮撮黄中带黑的洋菜,像寒冬时的枯草。

它最早来自海洋世界里的一种海藻,被渔民采摘后,它来到陆地,被太阳晒干,里面有许多杂质。

卢阿婆取出一把洋菜,跟记者说:“大概有半两重”。记者耸动鼻头,闻了闻,有股浓浓的鱼腥味。

她用清水将洋菜浸洗,不时用手指拈出洋菜中的杂质,换了六七盆清水,期间反复漂洗着。

卢阿婆今年61岁,脸晒得黑黑的。

“我老家在北洋。”她说。

被洗过N遍的洋菜已去了不少“铅华”,变成黄白色的“美人”。

配方:半两重,10斤水

只有半两重的洋菜,在卢阿婆的反复清洗后,开始有些发涨,但离真正的涨大还早呢!它全部涨开的体积大得惊人。

“半两重的洋菜,一般要加10斤水。”她说。

卢阿婆已提早将一只煤饼炉引燃,炉上搁有一口大铝锅,等到水加热,她将清洗好的洋菜倒入炉中,熬洋菜开始了。还得注意,不加锅盖,为了让鱼腥味儿散发掉,是当中一个道理。

“放在炉中熬,一般需要熬两三个钟头。”她说。

还有一种懒汉式的做法,一般是家庭式的,将洗后的洋菜倒入热水瓶内,让它自行发涨,大约需要一天一夜。

经过半小时的熬,有如坐在浴盆里的洋菜涨成白木耳状。

“煎熬”之后迎来层层过滤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煎熬”,洋菜已完全涨大。半两洋菜,加上10斤水,去掉一些被挥发掉的蒸汽,实际上重量差不多还是10斤,这种海洋植物经过人类的巧手,能够“舒展”到如此的程度,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这时,还是给差不多呈胶状的洋菜加点姜、醋,为了在最后一道工序中消除鱼腥味儿。

出锅的半成品洋菜膏满是蒸汽,来了一位儒雅的老伯,来给卢阿婆当助手,是她的老伴,他拿着一块大如小方桌的棉纱布,布上布满小如针孔的眼。老伯说:“得用纱布将整个涨发的洋菜包起来,一遍遍沥去水渍。”

看来,从洋菜到最后成膏,需要层层过滤,最后才成为纯环保天然饮品。

纯天然的原料,纯天然的配料

“接下来,让洋菜膏自然冷却下来,完全变成膏。”卢阿婆说。

也有小贩直接把半成品的洋菜膏分到各种小杯内,占杯容积四五成,因为余下的五六成空间是用来加料的。

这时,来了数位小朋友要吃洋菜膏,这两位老人忙给前一天提早做好的洋菜膏,加薄荷、蜜、糖汁、冰水,再用铝条打碎搅拌,这样各种佐料均匀和在胶状的洋菜膏中。也有家庭自制洋菜膏时,加桂花之类的植物,那会使洋菜膏增加芳香馥郁的效果。

这些小朋友“呵呵”地吐气,边喝洋菜膏边发出舒服的叫声,这种透心凉,似乎把肚子里的暑气直往嘴外抽。

卢阿婆告诉记者,她做洋菜膏是自学的。刚开始,当熬出来的洋菜膏太浓了,就加点水,当太稀时,再加洋菜,慢慢就有了经验。

记者问小朋友,他们答在乡下的亲戚家见过做洋菜膏。

记者手记

为台州传统冷饮“申遗”?

不少传统工艺,因为没有市场,渐渐消失了,而洋菜膏为何存活下来,即便是“萌一代”,也对它“情有独钟”?:

一、来自天然原料,又是纯手工做成的。

二、价廉物美,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几分钱一杯,到如今的两三元钱一杯,老百姓消费得起。

三、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及小朋友,口味偏甜,洋菜膏的甜分正好满足这些新生代……

说到台州式传统冷饮的洋菜膏,其实“她”还有个姊妹花——青草糊,色如咖啡。

看来,台州人要为洋菜膏“申遗”了。

bte365 3

隐花植物,它的花朵深藏在球果里

bte365 4

青草糊是台州各地夏令消暑冷饮佳品之一

上面说到台州传统冷饮洋菜膏,笔者来说说青草糊、石莲糊。

我们台州人喜欢上乡土冷饮的小摊。实际上,不单是温岭,在台州其它地方,这三种冷饮,也是人们夏令消暑的传统饮品。

一种清味,另一种略稠

一般卖石莲糊、青草糊的,总是将这两种一黑一白的冷饮装在面盆或保温桶里,并排放在一起销售,它们都是非常大众化的冷饮,两三元钱就能买一杯,当有人购买石莲糊或青草糊时,卖冷饮的大婶便拿瓢舀一小勺一小勺地舀满一杯,在杯中加上糖霜粉,注上蜂蜜,滴几滴薄荷,有的还喜欢再洒上一些芝麻,再用一柄小铜钎将石莲糊或青草糊打成碎块,搅拌均匀,一杯清凉可口的石莲糊或青草糊便可供人享用了,石莲糊或青草糊喝起来嫩甜爽滑,加上有薄荷的清凉,一杯入口,暑气顿消,实在妙不可言。

这两种“姐妹”冷饮,白色的青草糊喝起来清味一些,石莲糊则相对略稠一些,风味各有千秋,一些人则喜欢“白加黑”,将石莲糊和青草糊各舀上半杯,将两种混在一起喝。洋菜膏与青草糊看上去很相似,而其吃法,也与青草糊差不多,也是加上蜂蜜、糖霜粉、薄荷等调味。

一种半透明,另一种黑黑的

至于青草糊,是用甘草做的,具体如何做法,据说和石莲糊差不多。青草糊放入的佐料与石莲糊几乎不差上下,只是多了一点桂花而已。到了夏令,这两种东西,都是十分鲜美,而且是畅销的饮品,家家小孩子没有不吵着要吃的。唯一不同的则是色彩。石莲糊其色白,形似果冻,半透明;而青草糊,则是黑黑的一块。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们允许我们去吃青草糊,而不让我们去吃石莲糊。

石莲糊,温岭又称“石莲豆腐”,而宁波、金华、杭州、绍兴等地,则称之为“木莲豆腐”、“木莲冻”。做石莲糊的原料石莲籽,其实是桑科榕属植物薜荔的果实,即薜荔果,别名木馒头、鬼馒头、馒头果、凉粉果,鬼球、胖蒲、木莲蓬等,薜荔果,上尖下平,大如小酒盅,形如莲房。

至于这薜荔果,温岭人一般认为实际上有两种,一种叫“膨空”,也有的书上写作“踫砰”、“冰崩”,还有一种即石莲。
在台湾,还有一种与石莲差不多的桑科榕属植物种籽叫爱玉子,学名:Ficus
pumila L. var. awkeotsang
Corner。一些书上将爱玉子与石莲混为一谈,实际上,爱玉子的果实尖长一些,两者外形上有区别。用爱玉子可制成胶质食品爱玉冻,加入碎冰跟柠檬汁可制成爱玉冰。

石莲糊的加工方法比较简单,取石莲籽装在纱布中浸在冷水中揉捏,将石莲籽中的果胶融化到水中,待水泛粘稠起泡沫,再加凝固剂凝冻成石莲糊。关于石莲糊,温岭有一民间谜语这样描述的:“邓家大娘,水家丈夫,布巾四做媒,糖小姐陪陪。”倒是蛮形象的。

做青草糊的原料“青草”,又称凉粉草、仙人冻、仙人草、仙草,它是一种唇形科植物,因枝叶加水煎汁可制凉粉,故称“凉粉草”。几年前,在温峤镇的峨嵋山村,笔者见到这种熬“青草糊”的“青草”,新河镇的蒋玉素在温岭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时,曾介绍了她向人学来的传统制作技艺,据她介绍,烧青草糊,要将干“青草”放在锅里,加适量食用碱,用旺火烧,沸后用小火继续烧到汁液能上箍(用稻草秆做个小圈,放在汁液里,慢慢提起,上面就粘满汁液,好像一面小镜子)时停火。再把“青草”去掉,用纱布过滤一下汁液。然后将山粉加冷水搅成薄糊状,再将青草汁倒入锅中,加水至满锅烧沸,把糊状山粉慢慢倒入沸水中,一边倒,一边用小棍子搅匀。直到全部倒完,不断搅拌直到沸腾为止。再把烧好的青草糊倒入盆中,冷却即成青草糊,冰冻风味更佳。现在超市里出售的仙草蜜、龟苓膏,可说是青草糊的变种。

bte365 5

立秋吃“糊”的习俗

每年的立秋时节,温岭新河、泽国等地,都有吃青草糊、石莲糊解暑的风俗。

其时,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吃青草糊、石莲糊。温岭还有一个卖青草糊、石莲糊所在,就是戏棚头,夏秋季节,每逢农村演戏时,常常会有两三摊、三四摊的青草糊、石莲糊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