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即将坐上“全球最具权力”的宝座,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便将其中的一把烧向了医改。与竞选期间,为了吸引眼球、争取选票,频频制造如“上任后短期内废除奥巴马法案”等火爆言论相比,大局已定的特朗普此时温和了许多,或许他已经感受到要稳稳当当的坐好这个“宝座”,比风风火火的把它抢来要难的多。11月11日,特朗普在与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后表示,他决定支持保留奥巴马医改法案中“关于禁止医保公司拒绝为病人提供保险”以及“允许父母延长把子女纳入自己医保中年限”的两项条款。按照奥巴马的蓝图,其被称为《平价医疗法案》的内容可概括为三个方面: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可负担的医保;强制参加医保,否则将罚款;为穷人提供补助,使他们获得保险。法案的实施,将使游离于医保体系之外的5000万低收入群体受益。看起来很亲民的一份方案。但特朗普认为奥巴马总统的步子迈的太大。据国会预算,这项医改可能增加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达1.6万亿美元。那么问题来了,这些“钱”从哪来?毫无疑问,这些负担最终要转移到纳税人身上,尤其是中产阶级。“不参保,就罚款。”作为纳税主体,美国中产民众抱怨这份原本旨在降低就医成本的法案反而提高了他们每月需缴纳的医保费用。对于个人说,保费增加之类的纯经济问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作为坐拥至少40亿美金的知名房地产商和超级富豪,“如果当选,连1美元的象征性工资都不会领”的特朗普并不差钱。但对于一位准总统来说,特朗普不能不考虑政治与经济的平衡。投选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34%处于家庭年收入大于10万美元的中高收入群体。一方面,在坐稳之前,特朗普并不打算让美国社会“中坚力量”,他的中产支持者们不高兴。另一方面,有志于让世界“重新认识美国”的特朗普,也不会完全不顾及贫困民众的利益。记者从久居美国人士处了解到,允许“带病投保”,确实为收入能力不高的美国民众提供了基础医疗保障,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病致贫”事件的发生;而“允许父母把子女纳入自己医保的年限增加至26岁”,则为青少年走入社会提供了更多保护。这两项条款非常受中低收入群体欢迎。其实,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医疗体制改革都是头等大事,“一条路走到黑”不符合发展规律,“有破有立”是王道。但道路选择所付出的代价,不能成为政治上的筹码。祝愿美国人民能在新总统的带领下,早日走出具有美国特色的医改之路。(原文标题:不差钱的特朗普为何反对奥巴马医改
却唯独留下这两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