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e365:25天前的黄昏

四川省乐山市人民医院中医教研室主任 余国俊

男患,46岁,1987年1月5日初诊。患者坚持常年冷水浴10
余载,极少生病。2个月前出差北方,跋涉奔波,左足外踝曾扭拐数次(未扭伤)。返家后因久坐、熬夜而受凉,感觉左小腿肌肉酸痛,未尝介意。25天前的黄昏,左小腿疼痛加剧,不时痉挛,不敢伸直,不能站立。当即热敷、搽麝香舒活灵,贴麝香虎骨膏,服扑炎痛、布洛芬等,挛痛渐渐缓解。但半夜时挛痛增剧,患者呼痛、呻吟达旦。翌晨请一中医来诊,医予以艾灸、针刺,并疏重剂芍药甘草附子汤,服2剂而剧痛略减。复诊于西医外科,被怀疑为“缺钙”、“痛风”、“小腿肌肉损伤”、“半月板损伤”、“交叉韧带损伤”等。但经实验室检查,血钙、尿酸均在正常范围;经X线摄片,亦未见左腿诸骨关节之异常。既无法确诊,便只能“对症治疗”,而予以消炎止痛药及维生素。不得已延一老中医诊治。老中医细查精详,熟思良久曰,“此为小腿伤筋、风寒侵袭之证”。治疗方案为:1,内服舒筋活血汤加减,药用羌活、独活、川芎防风、秦九、牛膝乳香没药血竭等,1日1剂;配服三七粉、云南白药、跌打药酒。2,外用祛风散寒除湿活血中草药,煎水乘热薰洗,1日3次。3,艾灸、针刺左腿足有关穴位,1日2次。诸法兼施、综合治疗23天,仍无明显起色。

刻诊:左腿足畏寒,肌肉萎缩,不敢伸直,伸直则挛痛。右侧卧时疼痛稍轻,如左侧卧或仰卧,则疼痛难忍。下午、夜间疼痛增剧,不时挛痛;上午疼痛减轻,且能弯腰曲背,扶仗而移动几步,但不敢直立,直立则剧痛不已。纳可,舌脉无明显异常。

综合分析病史与治疗经过,认为老中医诊断为”小腿伤筋、风寒侵袭“是颇有见地的。然则挛痛如此剧烈,显然已经转化为痹证——阳虚阴盛、寒凝腿络之痛痹。治宜温阳消阴、祛寒通络,处方:

1,取阳和汤之意,合麻黄附子细辛汤:生麻黄50g,熟地100g,北细辛30g,熟附片100g,3剂。煎服法及禁忌:熟附片先用文火煮沸1小时,纳诸药,再用文火煮沸40分钟,连煎2次,约得药液500ml,分5次温服,1日1剂。忌食醋、水果及其他生冷食物。

2,山萸肉500g,用白酒2000ml浸泡7天以上,备用。

二诊:服药1剂,左小腿疼痛显著减轻。服完3剂,坐、卧时左腿已能伸直,且能扶仗徐行百步,但仍不能长时间直立。效不更方,原方续进3剂。

三诊:左小腿疼痛消失,已能长时间直立,可弃杖缓行数百步,惟觉左腿较沉重、不灵活。嘱其每日午、晚饭后各饮山萸肉酒50ml,连饮15天。

1个月后随访,已经康复如初。学员甲:
本例左小腿剧痛,时届冬令,《内经》又有“诸寒收引,皆属于肾”之明训,显系阳虚寒凝、不通则痛之证。而首诊中医用芍药甘草附子汤温阳养阴,缓急止痛,服2剂剧痛略减,说明辨证尚无大误。若能及时调整处方,专事温阳散寒,必能很快治愈。遗憾的是更医后却该弦易辙。而按“伤筋”论治。虽则诸法兼施,综合治疗,终因药证不合,奏效甚微,致令迁延缠绵,值得引为鉴戒。

学员乙:
但老师认为“小腿伤筋、风寒侵袭”之诊断颇有见地,可能是考虑到:1,患者本有左足外踝数次扭伤史;2,左小腿剧烈挛痛,乃陈旧性伤筋,卒感风寒所致;3,服温阳养阴、缓急止痛的芍药甘草附子汤后无显效。是这样吗?

老师:
是这样。此外还考虑到患者坚持常年冷水浴10余载,夏天大汗出之时亦用冷水冲淋,平时又极少生病,可能存在陈寒痼冷凝滞肢体络脉之隐患。此与左腿足陈旧性伤筋皆为本病之潜在性病因,而风寒侵袭则为诱因;合

|<< << < 1😉
2
bte365,3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