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e365不等于说我国尚未发现茶的应用

茶的发现与应用,从现有文献看,约在周初已见记载,距今有3000多年历史。当然,实际应用时间表定远比有文字记载为早。又因为茶的饮用必须有青铜器或陶器才行,所以再早也不应早于新石器的早期。从各种情状推度,5000年左右则是很可能的。

夏代的考古,至今还是个谜。商代,传世文献及出土文物均不少,但似乎全与茶无关,商人“好旨酒”,这是十分著名的,在典籍上、甲骨文上(酒在疾)以及出土的大量酒器上(甚至超过食器),均可以得到证明。茶可以解酒,这又是十分著名的事,张揖《广雅》、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杨士瀛《仁斋直指方》等书中均有记载。

然而,虽在甲骨文中已有许多植物名称,可是并无与茶有关的字。在众多商殷时期的出土文物中,也没有具有特征可指为茶器者,由于商的时期是在公元前17世纪初至前11世纪,表面看起来似乎与上述五六千年的估计矛盾,其实并不。这是因为,正如陆羽《茶经》所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从古地理及古生物学家的研究,茶应发源于我国云贵高原及四川盆地边缘。在商殷之时,肖未传播到中原地区来,所以,即使殷人尚无饮茶的实证,不等于说我国尚未发现茶的应用。

周人怎么会饮茶呢?显然,从地理上说周人在陕西,比河南的商人距茶的发源地为近,易于传播;其次周在殷后,从时间上说亦无龃龉之处。若问周人之茶叶(可能还有茶籽)从何而致,显然是从四川送去的,事晋朝常璩所撰《华阳国志》:“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于巴,爵之以子,鱼盐铜铁,丹漆茶蜜,皆纳贡之”。

由于陆羽《茶经》有“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之句;并引用了早佚《神农食经》的条文:“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因此,茶与神农的关系颇有深远影响。如果再联系到湖南省酃县的神农墓与神农庙,则由于酃县原属茶陵县,似乎并非巧合。神农是原始社会中农业经济时期

的代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神农有关者很多,如茶、医药、农业、饮食、陶瓷等。这些文化,互相之间又有很大关联。所以,我认为茶的发现与应用与“神农氏”时期有关。食用,应略早于药用。从中药发展史上看,只有先食用才能发现其生理活性,所以才有“医食同源论”的引出。

东汉著名医学宗师张仲景用茶治疗下痢脓血,在《伤寒杂病论》中日:“茶治脓血甚效”。东汉神医华佗用茶消除疲劳、提神醒脑。魏时名医吴普用茶治疗厌食、胃痛等症,并将茶作为“安心益气、轻身耐老”的养身保健品来饮用。魏时张揖的《广雅》中说:“饼茶,其饮醒酒,令人不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