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e365是否依然希望继续让保护令有效

灵药保护令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

宜修

bte365 1

“我知道你犹豫不定。但我不能告诉你该怎么办,主意得你自己拿。你的临时保护令只在你的两次出庭日期之间有效。上次出庭时发给你的保护令今天过期了。请你告诉我,是否依然希望继续让保护令有效。”女法官温和地对鞠琪说。

鞠琪低头不语,内心却在打架……直听到法官第三遍问她,才犹疑地抬起头来,美丽的丹凤眼中,眼神空洞犹疑,口中依然没有答案。

“看来你需要找专业律师咨询。要不,今天先休庭,待你聘好了律师再出庭?请不起律师,法庭可以为你安排律师,今后由律师代表你。”

“我请不起律师。请法庭帮我指派。”

“这位是方律师。今后你的案子将由他代理。你们先见个面,交换下信息。我一会儿再传你们。告诉我‘续’、还是‘不续’。”女法官的语气依然十分和善。

门外,鞠琪告诉方律师,一个月前,已经委托警察将法院的保护令交给了丈夫侯辉。虽然没有收到警方递交传票的回执,但不久前,曾在窗口见到丈夫在家门口附近转悠,却始终没有靠近。单凭这点来看,估计侯辉已经收到了保护令,知道自己不得接近妻子。

说到是否应该继续使保护令生效,鞠琪依然心乱如麻、举棋不定:继续吧,夫妻间连个道歉、过话的机会都没有。久而久之,这个家就是一个“散”字。可不续吧,天知道侯辉发起脾气来,会不会又动手……人都说,这男人一旦破了动手的先例,这往后,就保不准成家常便饭了……

鞠琪为难着、踌躇着、斗争着,她唯一的期盼是法官、律师能给她指出除“是”、“否”之外的第三条路……好一份保护令,你保障了我免受家庭暴力的同时,却剥夺了我向他哭诉、抱怨的话语权!

步出法院时,鞠琪手里多了张又续了两个月的保护令,可她的心,却仿佛在荒漠中流放,全无受到保护的安全感。她知道:不消几日,侯辉便会收到警察送去的第二份保护令。那时,丈夫一定会埋怨自己恩断情绝,全不念几年的夫妻恩爱。可他,又焉知自己的踌躇之苦、决断之难?!侯辉啊,侯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的手举起来的那一刻,又可否念过你我曾经的夫妻之情呢?天哪天,倘你有眼,请你看清:当知今天这份保护令,绝非我鞠琪义无反顾、心甘之情愿哪!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夜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