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必须每晚做爱bte365

中国男人不善自嘲。
这句话虽然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之嫌,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平心而论,这也不全是中国男人的错。
他们生活的中国,是一个缺乏弱者保护机制的社会。大家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弱者永远处在社会的最底层。结果,谁都必须打肿脸充胖子,尽量和弱者撇清关系。即便是败絮其中,也必须金玉其外。谁都习惯为自己脸上贴金,而不愿意往自己脸上抹黑。
这个浮躁的社会,缺乏品味弦外之音的闲情逸致。因此,对自嘲只会作望文生义的直接解读,无法品味自嘲的深层意义。
自嘲,是中国男人急需恶补的一门课程。
当九十多岁的乔治伯恩斯自嘲“九十岁时做爱就像拿着根绳子打台球一样”,我们在开怀大笑之余,并不会因此而看扁他。
当罗尼丹格尔菲尔德自嘲“我的孩子长的好漂亮。都是多亏了我老婆有外遇”,我们不会嘲笑他戴绿帽。
当钟瑞沃斯自嘲“我们每次做爱前,我老公都要吃一颗止痛片”,我们益发觉得这个女人好可爱。
这就是自嘲的魅力。
自嘲是幽默的一种重要手段。自嘲的幽默,在于刻意的自我贬低,使听者因为拥有一种优越感而发笑。它可以缓和紧张的氛围甚至敌意,卸下人们的面具和盔甲。因此,自嘲是一种社交润滑剂和缓冲器。
王尔德说:“我们自我批评后,觉得谁也没有权利来批评我们了。”自嘲以后,我们反而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揭别人的短处,造成一种后来居上,居高临下的态势,因此,自嘲是一种化被动为主动的攻防策略。
善于自嘲的人会很从容淡定,可以真正地做到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因此,自嘲是一种生活态度。
自嘲的奠基石,是高度的自信。敢于把自己的年龄,容颜,身材,婚姻关系,性能力都拿来开涮一番的人,已经不在乎或者不需要靠那些来赢得生前身后名了。
自嘲的幽默,多数会采用委婉或意外结局的手段来抖出包袱,让听者乍一开始摸不着头脑,紧接着才豁然开朗。例如:
“有天晚上,我老婆身穿性感内衣,在门口和我见面。可惜,她是刚从外面回家。”(意外结局法。本来以为老婆风情万种来迎接他,原来是穿着性感内衣红杏出墙去了。)
“有人问我们维持婚姻长久之道。我们每周下两次馆子。烛光晚餐,音乐,跳舞。她周二去。我周五去。”(还是意外结局法。原来以为夫妻双双出外烛光晚餐。原来是各自去偷欢。)
“什么事到我们这就不对劲。我的心理医生说,我和老婆必须每晚做爱。这样一来我们连见一面都难了。”(委婉法。一开始会纳闷和老婆做爱肯定要见面的呀。仔细一想,原来,夫妻早已同床异梦了。鱼水之欢必须另找他人。所以连家也回不了啦。)
“我的婚姻又触礁了。我老婆刚和男朋友分手了。”(这更意外了吧?老婆有外遇时,婚姻反而相安无事!)
“我们分房睡。我们分开吃。我们分头去度假。我们力尽所能来保住婚姻。”(自相矛盾法。同一屋檐下,各有各精彩),
“我老婆原来很怕黑。自从见过我裸体后,她很怕开灯。”(这么委婉地形容男人的不堪入目,也太损了吧?)

“我老婆和我有二十年的快乐时光。然后我们相遇了。”(意外结局法。还以为二十年快乐的婚姻,原来是往事不堪回首!)
自嘲带着睿智的眼光,笑看人生几许风雨,是魅力男人不可或缺的一种修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