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玲成为闺蜜的时候

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和岁月。这句话真的让我百感交集,因为很多女人都无法认识到这一点,无法意识到其实女人们面对的唯一敌人就是男人与岁月,因为男人带来的爱恨情仇,因为岁月无情消融的花容月貌。因此,很多女人都视女人为敌,为男人打破脑袋,撕破面皮,为男人的一个爱恋,一个许诺,一个婚姻,一份感情而与另外的女人树敌。
即便是闺蜜,即便是朋友,仿佛都跑不过这个定律。

我曾经天真地以为,闺蜜的情感永远会超过男人和岁月,男人可以在生命中来来去去,如同爱恋,如同婚姻,如同情感,但彼此了解相知的闺蜜确实永远地朋友。我甚至将这个自以为是的理念付诸行动上,
让闺蜜的利益高于其他人的利益。

我与玲成为闺蜜的时候,我们在纽约同为天涯沦落人,远离家乡故土,远离家人朋友,所有的孤独寂寞,所有因水土不服,环境不适带来的失落与感伤让我们急速地成为了朋友,成为了闺蜜。

其实我们根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我是典型的文艺青年,终其一生热爱文字,与书为友,愤世嫉俗,充满对时代的抗争与不屑。而玲确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对文化毫无兴趣,而对于男人却是充满了不动声色的手腕与周旋其中,游刃有余的能力。然而,当时陷于感情荒漠的我,对此毫无感觉,唯一需要的就是一个来自家乡的闺蜜,一个与我在感情与精神上可以互相安慰,
相互疗伤的朋友。

我还记得初次见到玲的那个纽约冬日的傍晚,当我看到那个身材高挑、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时,当我听到她一口纯正的北京话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亮,心已经被瞬间融化。就是从那一刻起,我们开始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朋友,即便我们周边也有其他的女孩子,但是我们两个同是北京人的亲切感,我们对时尚与男人同样的热衷使得我们彼此之间轻而易举的拉近了距离。

在纽约八年的时间里,我与玲的感情突飞猛进,一起在寂寞的时候游荡在纽约的街头,互诉寂寥的心情;一起出去与男人们约会,一起哭过笑过,一起嘲笑过男人,也一起诉说彼此的家长里短。只是,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任何文化上的沟通,也没有过任何对时代愤世嫉俗的交谈,唯一联系我们彼此的就是流落他乡的孤独,以及彼此与男人交往所带来的各种感情与经验的交流和商榷。曾经一度,玲几乎成为了我看待男人的感情宝典,因为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如何做好一个有钱、有能力的男人专属的花瓶,而我从小的教育就是取得优异的成绩,靠自我奋斗成就事业。
对于男人,我没有玲的经验也没有她的手腕, 因此我甘拜下风。

后来,玲经过对一系列男人的筛选,嫁给了一个对她最好的珠宝商。
然而,婚后的玲却因丰衣足食而开始感到生活无聊,开始觉得与珠宝商没有任何共同语言而产生厌烦。玲一生中没有学会的就是如何去爱,她知道得只是如何去选择一个合适的男人做老公,而且在这一点上她做的的确出类拔萃。而一旦选择好了老公嫁了人,玲开始对感情的荒芜产生了寂寞感,而这份寂寞感让她自然而言开始了一场婚外恋。

然而这一切她都将我这个闺蜜蒙在鼓里,直到她与她的外遇打算一同出游的时候,她拿我当了挡箭牌,告诉老公她与我一起出游。对于这件事,玲并没有告诉我真想,只说她自己要出去旅游散心,让我一个星期不要给她打电话。当时,一个星期不通电话对我们两个八年来的友谊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行为,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要通电话,如果每天不讲话,我们都觉得奇怪。虽然我对玲的行为心存狐疑,毕竟独自出游与她依赖男人的个性非常迥异,但是我还是遵循了她的嘱咐而没有给她家里打电话。直到一个星期就要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听到铃的任何音讯,出于对她的担心,我实在忍不住给她家里去了电话。她的先生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非常惊讶地问我既然与与玲一起出游,为何还致电给她。我瞬间蒙住了,
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原来玲拿我做了出游的借口而我居然毫不知情!我支吾地挂断了电话,心里明白坏事了。

果然,
玲一回来,就陷入了与老公的婚姻战争中。玲对我非常不满,认为是我破坏了她的婚姻,即使她明白老公对她数次出游的借口早已产生了怀疑,
出事是迟早的事情。玲的战事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以她重新回到老公身边而偃旗息鼓(但是我知道他们不会长期下去,因为玲的心路历程以及她对未来的盘算我已经非常了解)。至此,玲开始与我一刀两断,拒绝接受我的任何道歉与电话,即便偶然碰了面,也冷漠相待。

经过几次的联络不果,内心骄傲的我也开始放弃了这段友情的争取。因为我不知道还能如何做,才能改变玲对我的看法。于是,八年的友谊因为玲的外遇事件而毁之一旦,我们从此老死不相来往。后来,我们彼此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公寓,彻底失去了联系。

多少年以来,与玲曾经的友谊一直成为我心底的一块伤痛,每每想起来都是酸楚。记得最初与玲断交的时候,我很长一段时间还为此流过泪,伤过心,那种感觉犹如失恋。
但是,我没有预料到我们真的就从此不相来往了。我还记得最后一次看到玲场景,与彼此的对话,还记得我们生疏的眼神与举止,即便当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的难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过,我与玲从那次相遇之后将永远成为人生中的两条平行线。

多少年过去,我常常想到玲,不知道她日后的婚姻与感情生活过的如何。我甚至想象过再次遇见她的情景,期望着有一天我们彼此有缘再见。八年,我们曾经最好的时光,最年轻的岁月建筑的友情,一旦失去的时候竟然如此绝情,如此陌生。

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和岁月,
这句话对我和玲并不适用,我们毕竟还是因为男人而分手,因岁月而彻底失去联络。也许,我们那天在街头再次擦肩,都不会辨认出彼此的模样,
甚至我们并不知道彼此有过如此的擦肩。生命不断向前,而我们的故事却成为了永远。只有在记忆潮涌的时候,过去才会历历在目,曾经有过的感情与友爱才突然侵袭心头,成为了永久的痛。

曾经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而今,我们剩下的只有岁月的流逝,与对这种流逝的隐隐担忧。希望,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玲也许还记得我,记得我们曾经是最好的闺蜜。也许,在经历了人生的沧桑与男人的悲欢离合之后,玲已然明白,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和岁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